主頁百味人生人生感觸
文章內容頁

故事里的人生(17 “八風吹不動”與“一屁過江來”)

  • 作者: 老隋頭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3-18
  • 閱讀14779
  •   這是宋代大文豪蘇軾與好友佛印禪師的一則逸事。蘇軾是我國歷史上著名的文學家、書法家和畫家,他在詩、詞、散文、書、畫等方面,均取得很高成就。其詩題材廣闊,清新豪健,與黃庭堅并稱“蘇黃”;其詞激情奔放,磊落慷慨,與辛棄疾同是豪放派代表,并稱“蘇辛”;其散文著述宏富,揮灑自如,與歐陽修并稱“歐蘇”,為“唐宋八大家”之一;其書法長于行楷,風格跌宕,與黃庭堅、米芾、蔡襄并稱為“宋四家”;其畫擅墨竹、怪石、枯木等,有《古木怪石圖卷》《瀟湘竹石圖卷》等作品傳世。尤其值得稱道的是,他儒、釋、道皆通,是我國歷史上最能想得開的心胸曠達的大學者、大詩人,在被貶謫的多年里,他一直保持樂觀從容的的人生態度。據說,在北宋,被放逐到當時十分荒涼的海南,是僅次于滿門抄斬罪的一種處罰,當他被放逐到海南島儋(音dān)州(今海南儋縣)時,他亦賦詩說:“九死蠻夷吾不悔,茲游奇絕冠平生”,足見其超然自適的達觀。

      故事說,蘇軾在常州任職時,常到一江之隔的鎮江金山寺,與好友金山寺的住持佛印禪師談禪論道。有一天,他寫了一手贊佛詩,詩曰:

      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 。
      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蓮 。

      從表層看,小詩是贊美佛陀眾德圓備,莊嚴端坐在蓮花臺上,但實質的深層含義是:我蘇軾修佛已經達到了禪定的高境界,象佛祖一樣,不為世俗的“八風”所動。小詩寫好后,他派人送給佛印禪師看。

      佛印看了小詩,提筆在詩旁批了一個字,就叫來人帶回去。蘇軾以為,佛印禪師一定會對自己大加贊賞,急忙打開詩箋,見佛印在詩旁只寫了一個字:“屁!”蘇軾氣壞了,立即乘船過江,去找禪師理論。

      船還沒靠岸,蘇軾就看見佛印站在江邊等候。他想,這個禿和尚,肯定知道自己錯了,我會找他算賬,故早早前來迎接。一上岸,蘇軾便氣呼呼地說:“你這和尚!我們一直是好朋友。我的修行,你不贊賞也就罷了,怎么可以罵人呢?”

      佛印若無其事地說:“罵你什么呀?”

      蘇軾把詩上批的“屁”字拿給佛印看。

      佛印撫掌大笑:“哦!你不是說‘八風吹不動’嗎?怎么‘一屁過江來’了呢?”

      一語道出,蘇軾無言,俄而亦大笑,攜手與佛印回寺。

      作者感言:蘇軾聰睿過人,經佛印一點,他立刻意識到,自己的“牛”吹大了,修佛還遠不到位,故化怒為笑,以示幡然醒悟。詩里說的“八風”,即佛教中‘稱、譽、譏、毀、利、樂、衰、苦’八種影響人情緒的現象,這八種社會風氣,能吹動人心。人若是為“稱譽”所陶醉,人的品格就在稱譽中降低;人若是為“譏毀”所牽動,人的情性就在譏毀中貶損;人若是為“利樂”所迷戀,人的尊嚴就在利樂中葬送;人若是為“衰苦”所折服,人的意志就在衰苦中消磨。若能不被這八種風氣所動,如佛教里說的“如如不動”,才修到了佛的真如境界。

      我們講這則小故事,就是想說明,人的精神修養是沒有止境的。我們都知道,蘇軾的曠達,幾近“寵辱不驚,觀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看天上云卷云舒”的境界。心靈修持到蘇軾的份上,也算是上乘了。可就這樣一位能看得開、放得下的大學者,卻因一個“屁”字,大動肝火,過江找老友算賬。“屁”是譴責性、貶損性評價,是“譏毀”中的一股屁大小風,蘇軾心里明白,自己竟被如此一股小風吹動,還奢談什么“八風吹不動”。蘇軾尚且如此,足見修成“定力人格”之難。

      其實,人間萬象,變幻莫測,客觀外物隨時都會刺激人的眼耳鼻舌身等感官,并由此引發喜怒哀樂怨等情緒情感,誰也做不到毫無反應,心靜止水。“如如不動”的真如境界,只是學佛者不斷追求和逼近的目標而已。現實生活中,“八風”會經常吹動人心,能如蘇軾,及時放下,也就很了不起了。放下了,才能釋懷;釋懷了,才能心境暢達。

      在佛家看來,人生是苦海,苦海無邊,回頭才是彼岸; 般若(智慧、覺悟的境界)有路,放手就是如來。看來,脫離苦海,達到智慧、覺悟的波若境界,放下是關鍵。人有點佛心,努力放下,有助于人生幸福。

        本文標題:故事里的人生(17 “八風吹不動”與“一屁過江來”)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09286.html

        驗證碼
        • 評論
        2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