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學小說小小說
文章內容頁

河豚之毒

  • 作者: 冷雨熱風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2-15
  • 閱讀24144
  •   大發縣有兩個活寶,一個是享譽千年的河豚,一個是廚神李師傅。說到河豚的美味無人不知,但河豚的劇毒也為世人所害怕,而李師傅卻因河豚之毒成了大發縣的一寶卻是最近幾年的事情。

      河豚之毒盡在河豚的肝臟之中,世人烹飪河豚時無不盡去河豚的肝臟。李師傅卻說世人烹飪河豚的方法實在是暴殄天物,河豚的美味盡在河豚的肝臟之中。凡是吃過李師傅所烹飪的河豚的人無不夸口稱贊,坊間小兒有詩為證:大發河豚味道美,烹飪廚子萬萬千。陳舊功法陳舊味,搜腸刮肚難出新。如今出個李師傅,方知李逵是李鬼。請來老李河豚燉,大羅神仙也屈尊。

      自從大發縣出了個李師傅,大發縣一時聲名鵲起,達官顯貴無不想方設法前來大發縣品嘗李師傅的河豚。大發縣的餐飲業也隨之活躍起來,不大的縣城之內,接二連三地冒出了好幾個大賓館。

      一日李師傅在家小憩,突然有幾個大老板模樣的人前來造訪,領頭之人開門見山,直接了當地說要請李師傅到他們新開的月神大酒店當主廚,還說工資的問題不是問題,只要李師傅肯出山。李師傅說自己和現在工作的酒店的合同還沒有到期,實在不能去。來人見無法,留下一張名片告辭了。

      又過了數日,大發縣辦公室主任驅車來找李師傅。李師傅一時慌了神,自己活了大半輩子,祖墳上也從來沒有長過一根做官的草,自己也就是靠著手藝混口飯吃,也從來沒有和官家之人打過交道。見李師傅有些慌張,辦公室主任笑著說道:“李師傅不要慌張,是咱們郝縣長要我來請你。郝縣長原本要親自來請你,實在是臨時有要事脫不開身。”

      郝縣長李師傅早就認識,大發縣的電視臺幾乎天天都在報道郝縣長不辭勞苦為民服務的事跡,那可是一個大大的清官!雖說如此,但郝縣長能認識他李師傅?二人又寒暄了幾句,李師傅揣著一顆突突直跳的心跟著辦公室主任來到了縣長辦公室。

      郝縣長平易近人,完全沒有一點兒官架子,李師傅那顆砰砰直跳的心終于落回了原處。郝縣長關上門,湊近李師傅笑著說道:“李師傅,你是咱們大發縣最大的一寶。上次去請你的月神大酒店的那幾個人也是我讓他們去的。”郝縣長越是這樣說,李師傅越是有些迷糊了,他畢恭畢敬地說道:“郝縣長,有什么話你就直說。”

      原來,郝縣長才是月神大酒店的幕后老板,上次去找李師傅的那幾個人不過是名義上的經理罷了。郝縣長親自要挖李師傅到月神大酒店當主廚!郝縣長語重心長地說道:“到哪里都是為大發縣的人民服務,你現在工作的那個酒店叫什么名字?他們那里的工作我去做。”

      李師傅還是有些不肯,郝縣長變了臉色,大怒道:“我堂堂一縣之長親自來請你,你還要推三阻四?我看你是不想在大發縣的地面上混了?”郝縣長此番話一出,李師傅嚇得渾身戰栗如金雞啄米,斷斷續續地講出了自己不愿去月神大酒店的原因。

      河豚的肝臟雖有劇毒,但李師傅在夢中受一仙人指點,得一藥引——貪官之血——不僅能夠完全克制河豚的劇毒,而且,貪官的精血和河豚之毒相互融合,便會產生一種天上人間獨一無二的美味。

      李師傅講到此處,郝縣長的臉色又顯出和悅,問道:“普通人的血不行嗎?”李師傅回答道:“郝縣長你有所不知,河豚之毒有三氣,一是狡詐之氣——河豚看似一條溫順之魚,實則其體內蘊藏的劇毒不亞于砒霜。河豚以和善的面目展示與人,迷惑世人,此為其狡詐之氣;二是淫亂之氣——發情期的雄河豚每遇到雌河豚,無論雌河豚是否有家室,其必不放過與之交合的機遇,此乃其淫亂之氣;三是深藏于心的的陰狠之氣——你若食我皮肉,我必取你性命。而貪官的血剛好也具此三氣,且有過之而無不及。先說貪官的狡詐之氣,世上的貪官看起來無不是和顏悅色,平易近人,實則喝人血食人肉,此不正是貪官的狡詐之氣嗎?再說貪官的淫亂之氣,大凡貪官,無不是妻妾成群,可遇到年少美女又眼放金光,此不正是貪官的淫亂之氣嗎?至于貪官的陰狠之氣普通百姓深有體會,我就不用多說了。我烹飪河豚時,將貪官的血按一定比例浸入河豚之內,以毒攻毒,方能做出世間獨一無二的美味。且貪官貪的越多,其血內的毒素也越大,烹飪時,其用血量也就越少了。

      李師傅講到此處停頓了下來,低著頭默不作聲。郝縣長冷若冰霜地說道:“你接著講。”李師傅繼續解釋道:“我現在工作的那個酒店里有幾個貪官輪流著到酒店里供血。你郝縣長是個大清官,咱大發縣誰人不知?不是我不愿意到月神大酒店當主廚,實在是我來了沒有貪官供血,我也做不出上好的河豚。”郝縣長突然冷笑道:“清官也好,貪官也罷,你只管來月神大酒店就是。至于貪官的血,我保管你取之不竭用之不盡。

      李師傅到了月神大酒店工作,第一件事就是要采集貪官的血。采血室的門開了,李師傅萬萬想不到前來供血的人竟然是郝縣長。李師傅一臉驚愕,郝縣長卻不以為然,只是不冷不熱的說道:“我雖是清官,但多年的官場熏染,終究是要被別人污染的。你快點抽血,我還要趕著去山區開扶貧會議。”

      李師傅采好血,順手把郝縣長的血液放進身邊的一臺機器里。只聽得一陣刺耳的蜂鳴聲,機器周身幾個紅色的燈光閃爍起來,像是大街上隨處可以遇到的警車鳴笛一般。郝縣長嚇了一大跳,李師傅安慰郝縣長道:“郝縣長勿驚,這是一臺測試血液三氣值的機器,你的血液三氣值太高,機器都要爆表了。用你的血液做藥引,烹飪出來的河豚一定是味道最美的”郝縣長面無表情,轉身出了采血室。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就是半年多,月神大酒店的生意越來越好,眾多的客人都是排著隊,有的甚至要提前一個月預約才能品嘗到李師傅烹飪的美味河豚。郝縣長照例每天都要到采血室貢獻一點血液,只是漸漸的郝縣長的臉色有些蒼白。李師傅勸郝縣長休息幾天,不要每天來供血,萬一把自己的身體搞垮就不好了。供血的次數多了,郝縣長和李師傅也熟悉了,當初郝縣長那種不冷不熱的臉色也沒有了,他“嘻嘻”笑著說道:“千萬不能休息,休息一天都是好幾萬的損失!世界上那個人嫌錢扎手呢?”

      有一天,郝縣長到一個工地上慰問,那天的太陽挺毒辣。郝縣長帶著安全帽,親切地和工人們交談,工人們看到這么熱的天,堂堂的大縣長頂著烈日來看望他們,內心的激動自不必說。當郝縣長正準備和一個農民工握手時,卻突然眼前一黑,一下子栽倒在工地上。

      當天的大發縣電視臺,大發縣日報均以頭版頭條的形式報道了此事——郝縣長為了大發縣的人民群眾鞠躬盡瘁,積勞成疾,終于累倒在工作崗位上。李師傅看到報道“噗嗤”一聲笑了,他自言自語道:天天上班,我都要快累死了,這下終于可以休息一段時間了。”

      過了不到一周的時間,郝縣長打電話給李師傅,讓他明天準時上班。李師傅勸郝縣長再休息幾天,李師傅說道:“郝縣長,你已經貢獻了那么多的血液,這么短的時間里你的血液能夠恢復正常嗎?”郝縣長勸李師傅不要擔心,郝縣長說他找到了迅速恢復血液的好方法。李師傅明天就要上班啦——消息一出,數不清的食客蜂擁至月神大酒店,把月神大酒店圍了個水泄不通。月神大酒店不得不臨時從保安公司招來數名保安維持次序。郝縣長也按時到了采血室,擼起袖子,一下獻出了滿滿的一酒瓶血。 當天下午,大發縣人民醫院突然病患激增,有幾個患者生命垂危,雖經醫院全力搶救,最終也沒有挽回生命——這些人都是不久前在月神大酒店食用了河豚——這是一起嚴重的食品安全事故!

      警方經過調查取證,終于把郝縣長戴上了手銬。在看守所里,郝縣長一見到李師傅便痛哭道:“李師傅呀,你可把我給害慘了!”李師傅一臉怒氣,反問郝縣長道:“我把你給害慘了?我還想問你呢,你的血液是如何快速恢復的?”

      “我在醫院里查了血,醫生說我嚴重貧血,給我輸了五袋血。” “哎呀!你怎么不早說?” 李師傅一拍腦門,恍然大悟道,“你輸的血雖然和你的血型相同,那只是血的形式相同而已,血液里面內在的精氣卻截然不同——嗨——要是再給你測個血液三氣值就好了。”

      本文標題:河豚之毒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08086.html

      驗證碼
      • 評論
      6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