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學小說武俠小說
文章內容頁

亂世風雲(第一章 生日風波)

  • 作者: 淺墨書清語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2-06
  • 閱讀18701
  •   第一章 生日風波

      駝峰山周圍的村莊一片安詳,徐徐秋日,微風拂過,花草樹葉隨著秋風輕輕搖擺起來,山門前兩側各站一名青年,一身質樸的勁裝,手握長劍漠然的注視著門前。

      駝峰山雖不是高山峻嶺,卻也是這片區域里最大的一座,且顧名思義兩座山峰,中間低凹,放眼望去就像駱駝背上的駝峰,十年前,這里盤踞著一伙山賊,對周圍的村莊強收供銀,不給則搶,倒也沒肆意屠殺,然而正值西漢政權沒落腐敗,又沒什么驚天動地的事件,根本無人理會這偏遠落末的山區。附近的百姓卻是苦不堪言,無從收入卻要交朝廷賦稅和山賊供銀,交不起的就被抓上山做雜役 苦力,來伺候整個山寨的生活和防御建筑,女人更是被山賊日夜蹂躪。

      終于有一天,一個俠客仗劍殺上山,手刃了賊首,遣散嘍啰,解救被囚百姓,此后便在山上居住了下來,娶妻生子,百姓對他也是感恩戴德,他的妻子便是那山腳下的民女,他的義女也是個孤兒,當年不滿八歲,現如今不少百姓都將子女拜其為師,這才有了今日之祥和。

      所謂坐吃山空,當年將山賊的財物分給百姓大半,于是林家就在山外的小鎮上開了一家鏢局,這純粹是為了生計,這種窮鄉僻壤也沒什么大單的生意,于是成立后不久便交給了大徒弟吳祥打理,林之山只是偶爾過去看看,都是自己徒弟,也是這附近的村民,林之山放心,時不時的也指點一下這些年輕人的武藝。

      山峰上的一所幽靜的小院中,一個玄色的中年男子和一位身著淺紅色服飾的美婦人環坐在石桌旁。

      “紅梅,就快到風兒的十歲生日了,我們要不要準備點什么東西給他呢?”男子謙和地道。

      “還有什么能給他的了呀?這山上山下的寶貝幾乎都被他搜到手了,沒過幾天還不是成了破爛。”唐紅梅微笑著跟丈夫說“風兒這么頑皮還不是被你寵壞了,現在連我都管不住他了,不好好讀書習武,整天就知道到處搗亂。”

      “也是,字不好好寫,拳也打不出整套,教他的清風決心法更是兩年才背熟,好在嘴巴能守點秘密,而且能說會道,就是太頑皮了,那些師兄師姐對他都是哭笑不得,也不小了,看來我以后得對他嚴厲一點”林之山心里暗自道。

      “天下人都說慈母多敗兒,你倒好,哎……”唐紅梅搖搖頭繼續說“我知道夫君對我們母子甚是疼愛,可別慣壞了孩子。”

      林之山深情地看著妻子唐紅梅,繼而握著她的手“管他人的說詞做什么,我只知道你和風兒就是我的天下。”

      唐紅梅幸福地看著林之山,忽然傳來急促的喊聲“風弟!快站住,那個不能玩,那東西有毒。”跟著跑過來一個小男孩,烏黑的頭發,大眼睛,臉上還有兩個小酒窩,手里拿著一個翡翠小瓶,正嘻嘻哈哈的跑了過來,后面一個妙齡少女連追帶喊。

      小男孩抬頭看見林之山和唐紅梅一愣,急忙說道“爹!娘!雲姐不小心把這瓶子掉在了前院,孩兒撿來送還給爹娘。”說完回頭朝秦雲又是眨眼又是做鬼臉。

      秦雲心里一嘆,看來又得背黑鍋了……只好對林之山和唐紅梅說“義父義母,是我看管不慎,幸得風弟撿到,尚完好無損。”

      林之山搖搖頭,心想‘玉不琢不成器,風兒太疏于管教了’。于是大喝“風兒,你太胡鬧了!小小年紀就學會欺瞞長輩,心思不放在讀書和習武上,只會胡瘋,竟然偷來這毒果玩耍,還誣賴你雲姐,你可知道這果子有毒,一不小心就會害人害己。”

      林風見林之山動怒,嚇得站在一旁垂首不敢多嘴。

      “夫君,風兒年紀小,還不懂事,慢慢來,再說也沒鬧出大事,你就別發這么大火,一會兒我帶回去好好教導他。”唐紅梅眉頭一皺,怎么林之山如此嚴厲起來了,以前都是柔和地隨便說道兩句。

      “是啊義父!都是雲兒照看不周,要怪就怪雲兒吧。”秦雲連忙替林風遮掩。

      “紅梅!雲兒!你們不用袒護他了,沒能好好教導他本是我做父親的過失,今天是時候該讓他明白犯錯是要承擔責任的。雲兒,帶他去石壁思過半年,除了送飯,誰也不許去看他。”

      “義父”,秦雲沒想到林之山這次這般堅決,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是好!

      “夫君,風兒還小,下次他不會再犯了,就饒了他吧!”唐紅梅見林之山動怒,擔心這十歲的兒子去那石壁思過半年甚為不妥。

      “還不帶去……”林之山大吼,眼睛瞪著秦雲。

      “對不起了,風弟!”秦雲拉著林風便往后峰的石壁拽去。

      林風再傻也知道要挨罰了,只是那石壁除了一間淺小的石室可以遮風擋雨,其他什么也沒有,要他思過半年,就算不病死也會悶死,立刻‘哇’一聲哭出來,“爹爹!孩兒錯了,孩兒再也不敢了,您就原諒孩兒吧!”

      林之山背過身去,揮手示意秦雲帶去。

      ‘林風’,林之山獨子,就要滿十歲了,天資聰穎,對什么都充滿好奇,也就十分好動貪玩,不好好讀書習武,連林之山的絕學‘清風決’在兩年前的威逼利誘下至今才練到一層境界,著實讓林之山頭痛不已,天天繞著駝峰山玩耍,天不怕地不怕,見誰都要使壞,秦雲她們對這個師弟也是又喜又惱。

      “夫君,風兒才十歲,怎能受那石壁思過的清苦孤寂,他知道悔過就放他回來吧!”唐紅梅似在哀求。

      “紅梅,我又何嘗不想把風兒放回來,可你看看他整天無所事事不學好,不給他點教訓他永遠不知道悔改。”林之山嘆了嘆氣,“等你我二人百年之后,就他這樣怎么生存自保?你看他,自己偷來毒果,還誣賴雲兒,要知道身邊的親人是用來疼愛和保護的,像他這樣胡鬧下去,以后還不眾叛親離?”

      “你怎么這么肯定是他偷的?那毒果從何而來?有什么事瞞著我?”唐紅梅疑惑地問林之山。

      “是這樣的”,林之山望了眼唐紅梅,悠悠道來:“前兩天我在后山練功,突然感覺有股寒氣浮動,看到草叢里有一條銀灰色的大蛇,軀干粗大,頭上有一朵粉色肉冠,我慢慢地發現,原來那股寒氣是它身上發出來的,可是駝峰山這十年也沒聽說或見過這種蛇,更沒有被蛇襲擾的事情,于是我全身戒備慢慢向它靠近,為了駝峰山的安全,也為了自己的好奇,我想知道它的來歷,可當我還沒上前幾步,它似乎知道了我的氣息,一下子溜走了,速度奇快,我趕忙施展輕功跟它來到兩峰中間的大凹坑,它一下就滑不見了,我找了半天才發現在茂密的雜枝草木下有一個洞,似乎很深,丟塊石頭下去半天才聽到微弱的回音,我找來藤條決定探一下究竟……

      洞很深,越往下越黑越涼,周邊滿是濕滑的石壁和青苔,長長的藤條到頭了,我摸出火石打燃,洞底依然深不見底,卻發現石壁縫里七零八落的那種果子,我摘下一顆,感覺手心涼涼的,于是我又摘了兩顆然后攀爬上來,上來后那放在胸口的果子涼氣逼人,世上竟有此物,拿回書房我探研一番,卻不明究竟,它生長在陰暗潮濕的石縫,又有異蛇出沒,難道是什么奇果?相傳有奇珍異寶的地方都有異獸,于是我用銀針試探,果然有毒,還好我身上沒傷口,要不然怕是要中毒了,那果子透出的清涼卻是讓人精神一振,可惜卻是毒物,要不然肯定是有強身健體的功效,這兩天我正是在打聽,看看有什么辦法把毒提煉出來,看看袪毒后的果子還有何功效?”林之山背著手來回踱步沒注意唐紅梅的憂慮臉色,接著說“我收好后叮囑雲兒別讓風兒進書房,并鎖上門,鑰匙在我手上,雲兒乖巧聽話,她知道我在山中采得幾顆毒果要她提防風兒誤食,你說不是風兒爬窗,難不成還是雲兒?”

      “啊!有毒蛇?那你還讓風兒一個人去思過?”唐紅梅頓時緊張萬分。

      “你放心,我讓他思過是有目的的,一來該讓他認識到錯誤,二來是想讓他靜下心來,沒人沒東西陪他胡鬧,看他能不能把清風決提升到第二重,其三,我會密切注意那蛇的去向,它也該冬眠了吧,我派兩名弟子守在石壁前的山路上,晚上我會去看風兒,順便指導一下他練功,希望風兒能悟出個中道理。”

      那石壁在靠近與土地相接的地方有一處天然的內凹平臺,當年山賊把它磨鑿成一個小石室,作為金銀珠寶的存放處。石室里面除了一張床以外再沒有其他東西,環境幽靜適合靜心修習,有不少人面壁期間武功突飛猛進,但是這個十歲的孩子他怎能靜心呢?平日里跑慣了玩瘋了,一下子面對這種清苦他如何受得了?

      林風連哭帶鬧的半響,昏昏入睡,嘴里還不停地念叨“爹爹……孩兒錯了,孩兒好怕!”

        本文標題:亂世風雲(第一章 生日風波)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07725.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