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化娛樂影視在線
文章內容頁

最后的莫西干人:一個差點被滅種的種族吶喊

  • 作者: 艾人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1-13
  • 閱讀12649
  •   在一片綿延的大山中存在著一個古老的原始部落,一條長長的河流從山谷中流出。

      在這個深山茂林中,存在著各種各樣的生物,這個部落在日出前趁著東方的微光,集體出山捕獵,他們的臉上涂抹著條紋狀的迷彩,潛伏在這個大山的每一個角落中伺機而動,他們又踩著夕陽投射在樹林間的光陰回到部落,他們的妻子早早的就在門口等待這群勇士的歸來。

      莫西干,屬北美印第安人的一個分支,居住在哈得遜河流域上游的卡茲奇山脈。據最新考證,印第安人是作為黃種人的后代,公元前10000年左右渡過白令海峽來到美洲,之后就與其兄弟中國人、蒙古人、日本人等東亞黃種人隔絕開來。印第安人孤立地發展文明,被其他黃種人兄弟遠遠地甩在后面,莫西干人一直至始過著原始的部落生活。

      噩耗在發生在公元1500年,歐洲人哥倫布麥哲倫等一大批探險者的遠航,開辟了從西歐通向美洲的新航路,結束了美洲與世隔絕狀態。一場現代文明與原始部落之間的爭奪由此展開。此后,歐洲進入大航海時代,觸角伸向能到達的每一塊土地。此時的中國處于封建社會晚期,明朝鼎盛時期,這是繼漢唐之后的大一統時代,國力空前繁榮,遺憾的是,同時期的非洲、美洲、大洋洲還處在原始社會未期。在歐洲殖民者來到美洲的時候,印第安人的文明水平還大致相當于中國的殷商時期,甚至連殷商時期都不如。因為殷商時代中國人已經學會了青銅的冶煉,進入了青銅時代,而印第安人還主要處在石器文明時期。整個美洲大陸,雖然有幾千萬印第安人,卻沒有形成統一的國家。僅有的印加帝國,瑪雅帝國其實也很原始,與真正的帝國相比,無論是文明程度還是戰斗力都不堪一提。

      舉個例子,西班牙在尋求全球擴張的時候,西班牙征服者皮薩羅僅憑150人的非正規軍隊,就打敗了印第安人印加帝國七八萬的軍隊,俘虜了其國王。150人的外來者直接干掉一個帝國,這在亞歐大陸是絕對不可能的事,卻在美洲大陸真切地發生了。當印第安人與歐洲殖民者相遇的時候,他們手中的武器僅有簡單的弓箭和石斧等。大部分人在從事食物采集,大規模的農耕文明還很少見,他們甚至還不會使用輪子,無法利用輪子進行大規模的運輸。可以說,印第安人還是原始人,當原始人遇到武裝到牙齒的殖民者,戰爭的結果可想而知。

      17世紀,美利堅合眾國獨立戰爭獲得勝利,建立了美國,并將民主、人權、種族歧視的旗幟高高舉起。并在《獨立宣言》里向世界宣稱“人人生而平等”,但在同年就對美國的原住民印第安人執行種族滅絕政策。隨著資本主義的迅速發展,為了開拓疆土,美國政府開始把印第安人驅逐出祖居地,從此,留下的只是籠罩在北美大地上的那些貪婪、殘暴的惡意和邪念。美國人或者說白人認為自己的文化是文明,而印第安人的文化是完全的野蠻落后,因此,在種族滅絕的同時,對殘留印第安人的文化清洗也極為徹底地進行。美國政府用極為卑鄙的手段挑起他們部族內斗,消耗力量,后來制定消滅野牛的政策,這種行為,其實就是類似日本人的“三光”政策,目的是讓所有的抵抗力量失去生存的基礎,只有投降,才能在沒有尊嚴的情況下,保住一條活命,到狹小的保留地居住,到最后,干脆懸賞莫西干人頭皮,鼓勵白人直接槍殺,向政府領取酬金。至此,那個曾經在草原森林里自由生活的民族,最終在今天,變成了保留地中,被圈養的保留人種。

      印第安人大屠殺是16-19世紀發生在美洲大陸的一場殘暴的屠殺,西班牙、葡萄牙、英法美等國,實行了一系列對印第安人的文化和種族滅絕政策,導致了美洲印第安人人口從1492年的4千多萬,下降到了1890年的不足30萬,到現在的莫西干人只有約1000人。目前拉丁美洲的男性印第安人基本上沒有純男性系列的后代,其混血后代大多為男性殖民者與當地女性的后代,血統一代一代地稀釋貽盡。目前美州各個國家殘存的印第安人正逐漸被邊緣化,他們生活貧窮,經濟落后,他們的文化正在慢慢地消失。

      《最后的莫西干人》唱出了他們的心聲。一群一群的部落人前赴后繼,早已忘記了死亡的恐懼,為了昔日的安詳和靜謐,他們甘愿付諸一切,即使全軍覆沒也在所不惜,那些殘忍野蠻的侵略者也隨著獵刀的揮舞成片的倒下,廝殺之際,一聲槍響,結束了這場廝殺,所有的部落人都被包圍了,入侵者們拿著黑漆漆的槍口指著這群渾身是血的部落人,堅定的表情和臉上混著血液的迷彩令人感到恐懼。

      夕陽西下,那抹斜陽透過云層把最后的一絲亮光投射在這群部落人的臉上,一聲哀嚎打破了這份寧靜,此時所有人都隨著這聲哀嚎拿著獵刀像包圍圈的入侵者沖去,而這聲哀嚎聲將一直在山谷回蕩。……

      最后,與大家分享歌曲大意:

      有一天,我去世了,恨我的人,翩翩起舞,愛我的人,眼淚如露。

      第二天,我的尸體頭朝西埋在地下深處,恨我的人,看著我的墳墓,一臉笑意,愛我的人,不敢回頭看那麼一眼。

      一年后,我的尸骨已經腐爛,我的墳堆雨打風吹,恨我的人,偶爾在茶余飯后提到我時,仍然一臉惱怒,愛我的人,夜深人靜時,無聲的眼淚向誰哭訴。

      十年后,我沒有了尸體,只剩一些殘骨。恨我的人,只隱約記得我的名字,已經忘了我的面目,愛我至深的人啊,想起我時,有短暫的沉默,生活把一切都漸漸模糊。

      幾十年后,我的墳堆雨打風吹去,唯有一片荒蕪,恨我的人,把我遺忘,愛我至深的人,也跟著進入了墳墓。

      對這個世界來說,我徹底變成了虛無。我奮斗一生,帶不走一草一木。我一生執著,帶不走一分虛榮愛慕。

      今生,無論貴賤貧富,總有一天都要走到這最后一步。到了后世,霍然回首,我的這一生,形同虛度!我想痛哭,卻發不出一點聲音,我想懺悔,卻已遲暮!用心去生活,別以他人的眼光為尺度。愛恨情仇其實都只是對自身的愛慕。三千繁華,彈指剎那,百年之后,不過一捧黃沙。

      本文標題:最后的莫西干人:一個差點被滅種的種族吶喊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06948.html

      驗證碼
      • 評論
      3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