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內容頁

柔軟的故鄉

  • 作者: 春江青葦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1-01
  • 閱讀16564
  • 柔軟的故鄉

      和諧號高速列車撩起輕霧,閃入了長江北岸,我以雙臂親親地擁抱故鄉,一襲柔軟煮沸了我的血液。

      這是在小風曠度的冬季,這是一個纏綿的陰天。故鄉啊,我依舊緩緩行走在千縈萬繞的夢里,醉于您的秀水,醉于您的沃野,醉于您的農家畫樓,醉于您的剽塵小路,醉于您的青春阿娜。

      思念化成淚行,猶如游子扎入母親胸懷那般強烈,那般哽噎,那般撞擊靈魂。

      車窗外,每一撮泥土都噴發芳香,所有的景象都淳厚地甜蜜,鮮潤的空氣灌透了心房,菲草秀木都似久別的親人。

      幸福漫溢全身,親親的故鄉啊,您比記憶更美。離去的日子越長,濃烈的感觸越細密。此時,有多少深吻,有多少訴說。

      林嵐拂黛,村莊幽靜,相看時,目光晶瑩地美。淺靄素紗,一葉一瓦都是深情,我的影子似乎一直憑倚在老屋的檐下,總有回憶貫穿其中,軼態如煙。

      想念一旦到達心中的熱土,深情就濺出了響聲,婉媚的風光在眼中輝爍。家雀的輕歌氤氳四面,指間流動著溫暖。雞鳴犬吠盤裊在耳鬢,灶火的純味浸透了骨髓,歸來一向是行程的目標。親愛的故鄉,您好!

      多年的思念猶如村前的老水渠,不停息的清流一直在汨汨竄動,好像祖先的血脈,沏入分分寸寸的情腸。離鄉的兒女把一生的思念長留在故地,寄放于每一朵小花,存貯于每一叢綠茵,好似一粒種子植入了大地的風華,絢麗千年。

      鄉音輕輕飄曳,掠過籬墻邊的門楣。一時間,掏心的話多達幾籮筐,未開言,卻頓然語塞。

      河流彎彎,運載著我的所有感恩,碧凈的漣漪像村人的謠曲,飄拂在劃空而過的高壓電線下方,娓娓可聽。船只來去,讓村舍與浩大的世界有了關聯,在悠雅中一絲一縷地把心愿織成錦繡。

      岸畔柳行錯綜,蒼桑的枝條牽攀著我的每一根毛細血管,好似一道道伸延的蛛絲,綰住了我的綿綿心緒。親親的故鄉啊,您的兒子平庸而又過份平庸,少時您用一葉小舟送我遠行,老大歸來,除了白發,未能帶回您當初對我的微小期待。對不起啊,也許您能原諒我,我卻無法原諒自己。

      打望每一條行川遠遠流去的方向,面對父老,我不知怎樣小結已經度過的時月。春秋往復,只為謀生,風云卷去了少年當初報效鄉里的意愿。多羞愧呀,流年不返,我要自覺檢討,并請求罰我跪下。

      一片片水田,無垠無際地泛亮,寧謐得就像壓著鎮尺的紙張,小時候我在這潔白的圖景上點染青秧,栽插一行行的希望。

      眼前,這生長稻浪的田塊變成了我測度自己的明鏡。我的收成如此微少,微少得無比汗顏。面對每一滴含著微笑的清水,我翻遍所有的家底,究竟能給養育過我的土地回饋一些什么?可憐,我在故鄉廣闊的豐產田邊顯得格外可憐。

      水田之東,游來一群鴨,它們列隊依序向前,蒼天大地隨之移換。一幅漂在水上的畫,立意明晰,每個姿影都在默默覓食。難道我也如鴨?微風悠揚,我猛然醒悟,我比不了鴨,鴨可用生命奉獻人間。

      平平靜靜的水田呀,我還有機會為你搖車抽水滋潤嫩苗嗎?

      湖塘港汊,微瀾融融,足現長江下游魚米之鄉的水墨情韻。輕舟隨波逐浪,拉網小調唱亮了一朵朵水花,好像辛勞的主人在喚魚群回家。

      漁網的纜繩一直牽系到我的靈魂深處,感覺不完的親切五味雜呈。就是那一根長長的纜繩,磨碎了我手掌的繭疤,引導過我的腳步。如今它串起我的回憶,啟示我反省。無論日月怎樣待我,我依然力爭繼續為明天負重前行,直到耗盡所有的氣力。

      這溫和的冬日,既沒有太陽,也沒有風雨,低調的莊戶人依然戴著舊草帽,似要隨時抗擊酷暑嚴寒。那一頂舊草帽,好像就是他們最鮮明的標志。面對這強大的群體,我又見到了榜樣。

      和諧號停下了,停在我的故鄉中央。親親的故鄉啊,我此來行囊空空,只把您的風采一筆一畫地分裝在我的文章和詩里。這一次拜望您,只為接受您的深入訓導,感受您殷殷的勉勵,得一份激勵,再一度奮發。

      啊,故鄉,您在薄薄的霧里,色調淺淺淡淡,一層層地泛青。

      本文標題:柔軟的故鄉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06502.html

      驗證碼
      • 評論
      4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