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校園文學教師文藝
文章內容頁

留在日記里的歌,沒有受到邀請

  • 作者: 陳草旭變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8-12-27
  • 閱讀32573
  •   早晨的校園,已無昨日孩子們聯歡的余味,幾個孩子在空曠的院子里打掃衛生,堆中的彩紙星星,還有路過的班級,可以看到尚未扯盡的彩帶和彩球。記得昨夜的殘夢,我被拉進班內,被孩子們灑滿歡快、噴射成帶成簇如花的彩沫,被他們圍在當中,扯破平常的鄭重其事。他們的笑聲仿佛還在耳畔回蕩,看到自己脫下冬衣,弓腰拍打著滿身的彩沫彩紙,一年一次的元旦快樂,沒有憂傷,也無學制,那悠長的流淌已近兩年的情誼。

      昨天我真是愿意去的,準備了《兩只蝴蝶》的旋律,并修改了歌詞:“親愛的你慢慢飛,你是我的朋友我的寶貝,親愛的你跳跳舞,你的心啊是否很累,讓我們一起去面對,一路汗水把夢追,等待秋風起,果實又累累,我們再聚會,共舉杯。”是的,上午課堂上說,二十年之后,我們師生再聚會,看誰有成色可以聯誼。

      但是,這首歌只寫在日記里,因為,不知為何有些膽怯,有些尷尬的虛偽,便鎖了四樓的樓門及辦公室,以防誰來邀請打擾。但是,不料,你們還是從另一個樓道里上來敲門,我坐在屋內看書,也仿佛是在等待,我沒有開門,尋思著不被你們矚目時逃離。又不料,我一般工作時間關閉的手機,今天不知為何提前打開,你們電話催促,我只好接聽。

      一樓初三辦公室里,已經站滿了老師,他們的桌上堆滿了紀念本、賀卡和笑聲,瓜果皮屑隨便散落地上。我的學生們出現了,他們沖我招手,我搖頭,笑著。他們的班主任從班級里逃了回來,雙手拍打著頭發衣服上的彩點彩沫。我隨口就有了理由,兩個女孩子涌過來邀請,我連說不敢去,不敢,你看你們班主任給整壞了,我不敢去。兩個女孩子低聲的笑言:老師,給個面子,給個面子——

      我的歌曲并未送去,教室內混亂一場,賀卡與糖紙,狂呼和撕扯,使我趁一個女孩兒表演拉丁舞的掌聲四起時,拉門逃了出來。我為自己剛剛的講話后悔。當你們邀請我講話,我說好像結婚一樣,大家嘩的笑炸了,之后,我卻提到考學的事情,雖然只是一句祝福,是否就冷漠了你們的歡樂?

      我逃了出來,站在院里,拍打身上的彩紙,又一個孩子跑來,是我曾教過的兩個孩子送來的賀卡。我穿好衣服,回到四樓辦公室,后來想到,有多少同事羨慕的目光,在遠處把我丈量,是否會無意中傷害,讓人心堵不釋懷?顧不及那么多了, 我走出了校門。

      凄凄的暗夜并不寒冷,內心的火焰無法熄滅,知道那是我的青春被他們點燃,我在走與留之間躊躇,我想到酒,和誰共飲這歡快?于是,我已經走到校門口,又勾了回來,不再打電話的約定被焚毀,直到兩碟小菜,三兩烈酒,方漸漸平息你們給我的熱情。

      也才知道自己在青春與莊嚴之間的差錯,之間的虛偽道學,危險的訊號。看著今晨教室內依然懸掛的彩帶和彩球,憶起殘夢一般的青春,那似火熱情,真的有些遺憾和傷感。而時光并不停歇,仍在流逝,如此暖暖的回眸;那美好的青春和青春,我的孩子們。

      本文標題:留在日記里的歌,沒有受到邀請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06322.html

      驗證碼
      • 評論
      4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