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情感家園都市夜思
文章內容頁

行路,行文

  • 作者: 駱雪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8-12-07
  • 閱讀16577
  • 行路,行文

      這個冬季,答應每天清晨送孩子。他總是去得很早,每天全校第一名那樣的早。也不知他為何小學六年里,都自如的拼著這樣的勁頭。而實際上,他也沒有拼,只覺得,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他說,六年里全班除了病假唯一沒有遲到的僅他一人。他對時間的態度,弄得我這位母親,不知該如何評價。我與他是正相反的,過去念書,走讀的那會兒,因為可以自己掌控時間,我每每是踏著鈴聲進教室的。同學們都說,無需看表,只要我一進教室,馬上起立。他的珍惜,與我的珍惜,似乎是一樣,又似乎不同。但不管怎樣,我們就這樣堅持下來。

      最近的天氣,感覺是格外的冷,天亮的時間,也越發的向后推遲,所以我們出門,一直到將他送到學校我再返回家里,天色都仍然黑著。黑是不打緊,只這幾日,飄飛的落葉,幽幽的飛舞在寬碩的公路上,無根無憑,只任風的帶領,翻卷的姿態,仿佛是薄的羽翅,然而卻想飛也飛不高,只在那低矮的路旁,迎著曉風,漫卷著,似低低的泣訴。車里我放著那首低回的《秋天的落葉》,與銀杏的飄零微微的相和,一股傷情,就自然的涌上心頭。

      夜色仍打在那些櫛比的高樓,柔和的燈光,使它們顯得如同雕塑,靜默著不語。靜默著不語的還有街邊的紫楹樹。銀杏,殘葉已少,現出全身的風骨,從此要更加孤獨的應對寒冬。街上仍是車水馬龍,人們,總是需要為生活奔忙的。我但愿,每個人清晨出門,都滿載著希望。

      自己的屋里,就更加的安靜了。先生已經離家去了公司,等待我的,是一屋子的清寂。將燈盞上,窗簾也要拉開,哪怕那風,要自窗的罅隙呼呼的貫穿進來,我也是希望可以擁抱著自然的氣息,讓自己與天與地交接。

      這樣新起的生活,是如此的使我安寧。將一雙手,把世界深情的觸摸,而不是被幽閉在一片鮮亮的照明,或者鬧哄哄的溫熱里。實際上,那里并不喧鬧,盡管人總是很多;反而是生命之冬因為無力而出現的哀婉和凄清。我是同情的,我將溫柔的眼神,望著那些垂垂老矣的生靈,然而依然不能輸入年輕的力量與他們。他們是真的老了。他們是真的需要大量的情感的注入。然而各自奔忙的親人,身邊照護的工作人員,常常并不能走到他們的心里去,于是,深心里的那一片孤獨,就永遠如同海那樣遼闊,難以撫熱。我希望可以找到一種方法,讓他們自己獲得自我的力量,能夠勇敢的面對人生的凄風苦雨,能夠勇敢的面對自己身體與心智的衰弱勢微。并且希望他們可以在耄耋之年,仍然發現人生的美。哪怕凄清,也是充滿藝術的況味。哪怕飄零,也帶著歸于塵土的美好希冀。

      而從此我也將直接的面對我人生的風雨,如同我今日與冬寒的切近,與孤獨的切近。以前對季節的感知,是辦公室似的不很分明,甚至不知某一天是刮風還是下雨,太陽出來了沒有,花園里什么的樣的花開著,什么樣的花開始垂落,街上的行人是昂首闊步還是瑟瑟的抖著。現今一目望去,就可以見到樹的清涼,人的悲傷。天上的流云,伸手似乎就能夠上。陽光若是驚現,我便一快步,追隨它而去了。生活里有枯萎有凋零,生命里有執著有彷徨,都不足為奇了,因為那是用靈魂的觸摸,用血管的脈動,生生的感受到的。我愿意擁抱這一切鮮活的生命,哪怕是一面墻的深沉,也是閃動著它思想的光輝的。

      偏于一隅的寂靜,或者寂寞如海一樣遼闊,卻都是幸福的。因為我小小的陋室中,實際是有許多貴客的。他們從久遠的古代,傷痛的民國,遙遠的西方,還可以從東印度,阿富汗,向我這里齊聚而來。他們帶著他們敏慧的心,熱烈的愛,充沛的情感與靈動的身姿,在我的屋里盤旋,作舞,或者僅僅是與我同飲一杯清茶,聊敘一些過往,我們都是心照不宣,怡然自得的。

      那一份幽戀,是比任何的山珍還要營養,是比任何的美顏還要美容,是比任何禮物帶來的歡欣更加的快樂,是比任何的深擁還要動情的。

      我在這里,看見自己,還要看見別人,看見我們人類的生靈,是如何負重而前行,看見我們團結在一起,可以顯示怎樣的神力。也要看見,我們所有的瑕疵。也要聆聽,我們所有的呻吟。美是美的,丑是丑的。歌頌,或者滌洗,都是我們的責任。

      本文標題:行路,行文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05219.html

      驗證碼
      • 評論
      4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