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雜文評論憑欄論世
文章內容頁

金瓶梅里的經濟學——戲說武大郎開店

  • 作者: 春風楊柳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8-10-24
  • 閱讀8426
  • 金瓶梅里的經濟學——戲說武大郎開店

      武大郎開店——高我者不用,這是人人皆知的一個歇后語,后來竟演義出一個寓意深刻的故事來。

      武大朗本來是一個提籃小賣,因燒餅做的極好,深受市民的歡迎,帶著潘金蓮小日子還算過得去。沒有想到弟弟武二打虎出了名,在清河縣做了公安局長,在弟弟的資助和朋友的幫助下,擴大了經營規模,丟了燒餅擔子,在清河縣城紫石街開起了飯店。

      清河縣城的紫石街是仿宋一條街,也是小吃一條街,街道是長條青石板鋪地,兩邊是一色宋時建筑,古色古香。偶然有家飯店的服務員還穿上宋服迎接客人,更給街道增添古韻味。紫石街與獅子街相連。獅子街因夜市而聞名,一到傍晚,看花燈的人們像潮水般涌進來。街道兩旁盡是洗腳店、浴池等,看完了花燈逛夠了街,就是洗浴享受了。獅子街的盡頭就是勾欄后巷、臭水巷、蝴蝶巷,這是清河有名的紅燈區。武大郎的飯店就在紫石街與獅子街的交會處,占盡了天時地理和人和。隔壁王婆茶坊也因為大郎酒樓紅火而沾光,酒前酒后喝茶的人摩肩接踵,聯絡不絕。王婆是眉開眼笑。

      不僅如此,武大郎開店還有著特殊的優勢,首先,他有高超的烹飪手藝,最拿手的絕活,便是那大名遠揚的燒餅了。大朗牌燒餅雖然沒有譽滿全球,但也可以叫響東平府、清河縣和陽谷縣。如果不是手藝失傳,就是今天大朗牌燒餅也會像揚州富春包子、黃橋燒餅、天津的狗不理一樣深受歡迎。可以斷定武家斷后了。如今人們呼喚挖掘大郎燒餅技術,讓大郎燒餅早日上市,一展風采,再創輝煌。

      因為有一個打虎英雄的弟弟,那些海吃豪飲的好漢,會經常關顧酒店的。英雄惜英雄,一些好漢也會慕名而來。武大郎用足了打虎英雄的無名資產,飯店門前,武松打虎的塑像高高豎立,店內必定設有武松廳、白虎廳、金蓮廳、春梅廳等以招顧客,更為吸引人的是帶有潘金蓮畫像的招牌,嫵媚動人,秀色可餐。那飯店菜肴色香味俱佳,更有那些特色菜肴,如大郎燒餅金蓮湯,武松白酒牛肉面等品牌食品深受顧客青睞。

      更為重要的是,武松不僅有一幫兄弟哥們,他還是政府官員,自古酒場離不開官場,酒場靠官場興旺,官場借酒場取樂。有了縣府衙門的關照小店自然就風光的多了。大廳內,高掛著東平府尹陳文昭、縣長李達天,副縣長樂和安光顧酒店的彩照,各室也都有周守備、夏提刑等名人照片懸掛,至于金蓮廳里會不會懸掛西門慶的照片就不得而知了。總之照片顯示老板的社會地位。

      自古酒色相連。就憑潘金蓮的美貌和她那無與倫比的身段以及令男人垂涎三尺的金蓮,也招的蜂狂蝶舞,食欲大增,猛吃海喝。潘金蓮是什么人啊,是金瓶梅里的第一美女,是清河縣第一巾幗。芙蓉面,冰雪肌,生來娉婷年已笄。裊裊倚門余。梅花半含蕊,似開還閉。初見簾邊,羞澀還留住;再過樓頭,款接多歡喜。行也宜,立也宜,坐也宜,偎傍更相宜。每當她站在酒樓門口,那些游客個個是餓眼看穿,人人是饞涎空咽,有錢的吃飯,無錢的多看兩眼。因為酒樓興旺,又有小叔子撐腰,金瓶蓮也是躊躊滿志,得意洋洋,自稱:是個不帶頭巾的男子漢,叮叮當當響的婆娘!拳頭上也立得人,胳膊上走得馬,不是那腲膿血搠不出來鱉!

      每當有頭有面的顧客來喝酒,潘金蓮也會陪喝幾杯,一些男人喝酒是假,欣賞美女是真。每當美貌妖嬈的潘金蓮站在你的身旁,只見她黑鬒鬒賽鴉鸰的鬢兒,翠彎彎的新月的眉兒,香噴噴櫻桃口兒,直隆隆瓊瑤鼻兒,粉濃濃紅艷腮兒,嬌滴滴銀盆臉兒,輕裊裊花朵身兒,玉纖纖蔥枝手兒,一捻捻楊柳腰兒,軟濃濃粉白肚兒,窄星星尖翹腳兒,肉奶奶胸兒,白生生腿兒。觀不盡這婦人容貌。可謂酒不醉人人自醉。

      潘金蓮原是城南潘裁縫的女兒,父親死得早,九歲被賣到王招宣府,讀書寫字,學習彈唱。十二三歲,就會描紅畫眉,傅粉施朱,品竹彈絲,知書識字,喬模喬樣。十五歲時,王招宣死了,又被母親領出,轉賣到張大戶家。十八歲時,出落的臉如桃花,眉彎新月。張大戶因與潘金蓮口口過度而死,主婦將她送給了自由職業者武大郎。今非昔比,如今名義上是大郎酒樓的老板娘,實際是酒樓的董事長。

      英雄加美女的影響力和吸引力可想而知了。那是門庭若市,車水馬龍,好不熱鬧。

      還有那武大郎待人和氣,為人守信,群眾關系自然就好,有大家的架勢捧場,飯店人氣必然很旺。

      可能是武大朗的優越條件太多,也可能是他吸取了《水滸》王倫的教訓,于是他嚴格把關飯店的營業人員,凡身材比他高的一律不得進來。這樣的小店開了起來,生意也著實紅火了一陣,武大朗是沾沾自喜,以為既有關系,又有特色,衙門照顧,大伙幫忙,美女吸引,酒店何愁不興旺。自以為小店雖小卻有特色,店員雖是一個面孔,但可以一聲喊到底,菜肴雖一個口味,但不愁無人光顧。青一色的矮矮胖胖的服務小姐,倒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起初很多人慕名而來,欣賞這個具有特色的小店,品嘗店里特色的菜肴。可是不久,這種單調的口味,單一的服務就暴露出來,最終關門大吉是必然的了。

      不管你知道多少金玉良言,不管你具備多好的條件,在機會降臨時,你若不靈活運用,就不會有進步。善于識別與把握時機是極為重要的。在一切大事業上,人在開始做事前要象千眼神那樣察視時機,而在進行時要象千手神那樣抓住時機。弱者坐失良機,強者制造時機,可惜的是武大郎錯失良機。

      由于長期的封建社會的統治,人們習慣家長式領導,家長式管理,喜歡夫妻店,父子作坊,喜歡武大朗的方式經營門面。

      武大朗的失敗,敗在墨守成規的經營理念上。

      設想一個事業興旺的武大郎,一個腰纏萬貫的武大郎,一個風光無限的武大郎,皮鞋錚亮,西裝革履,油頭粉面,身邊絕不會缺少美女。那艷色絕佳,能說會道,淫欲旺盛的潘金蓮,也不會偷雞摸狗,紅杏出墻,相反她會緊緊纏著大郎,寸步不離。

      如今看了《金瓶梅》才知道,根本沒有這回事,武大燒餅沒有賣成,反因為娶了一個相貌出眾,水性楊花的潘金蓮丟了性命。但武大郎開飯店的歇后語卻有深刻的啟示作用。

        本文標題:金瓶梅里的經濟學——戲說武大郎開店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03192.html

        驗證碼
        • 評論
        7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