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雜文評論憑欄論世
文章內容頁

金瓶梅里的經濟學——王婆的高收益與高風險

  • 作者: 春風楊柳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8-10-17
  • 閱讀12045
  • 金瓶梅里的經濟學——王婆的高收益與高風險

      王婆的高收益與高風險

      《金瓶梅》成功地塑造了一個為人奸詐,貪得無厭的女人——王婆。盡管王婆不是小說主人公,但她的故事可以引出一個經濟學原理。

      她是在貧困線上掙扎的無產者,沒有固定收入,家境貧寒,生活艱難。

      她36歲時死了老公,帶著兒子艱難生活,孤兒寡母無人照顧,兒子王潮也沒有工作,跟了一個淮上客人,長期不歸,不知死活。為了生存,她擺起了茶坊。

      她是一個勤勞的女人,卻是一個不守本分的女人。為了生存,她含辛茹苦,殷勤干活,她做過媒婆、賣婆(舊時出入人家買賣物品的老年婦女)和牙婆(人口販子),又會抱腰接小(接生),又善放刁,甚至還做過貝戎兒(小偷)。

      也許是生活所迫,也許是那個社會環境的影響,她為人奸詐,幾乎不受道德的約束,更不懂經濟常識,唯一的標準就是銀子,為了銀子,可以不要性命。

      生活的壓力,生存的逼迫,讓她練就了察言觀色的好本領。西門慶三去茶館,這流氓心事就被她一眼看穿。于是眉頭一皺計上心來。這廝想得心切,我得用糖抹在他的鼻尖上,叫他想舔,舔不到。這廝全討當官的便宜,老娘今天要賺他幾貫風流錢。

      為了銀子,我們且看老奸巨猾的王婆的“智力投資”。

      西門慶在潘金蓮的家門口一連走了七八遍,毫無進展,只好又進了王婆的茶坊。王婆見他是老虎吃天沒處下爪,終究離不開自己,熱情地招呼說:“大官人僥幸,好幾日不見面了。”并猜西門慶“有些渴”,需要吃些“寬蒸茶”。其實她深知西門慶不是口渴,而是“心渴”“欲渴”。她之所以拐彎抹角,為的是銀子。

      西門慶第一次問她多少茶錢,她很大方地說:“不多,由他!歇些時卻算不妨。”西門慶第三次進門要她記賬,王婆又說:“由他!伏惟安置,來日再請過論。”西門慶第五次來茶坊,一進門先遞1兩銀子給王婆,王婆說:“何消得許多。”但還是笑著接了。明明視錢如命,可是表面上卻落落大方,對銀子不屑一顧。

      精明的西門慶意識到,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沒有銀子,王婆是不會幫忙的。于是又讓王婆猜自己的心事為由,給了5兩銀子。黑眼珠見白花花的銀子,怎么能不動心。王婆這才表示出極大的熱心來。西門慶又許以事成拿出10兩銀子報答,王婆便調動了自己所有的智慧,滔滔不絕而又十分老練地講出一套促成此事的挨光十步驟。至此,這筆買賣私下成交。既然收了西門慶的銀子,就得出心幫忙。王婆又一次展現出豐富的經驗和精明的智慧。在她的導演下,西門慶一步一步將潘金蓮勾搭到手。

      王婆不僅在與西門慶達成交易的過程中顯得狡詐,而且在把潘金蓮引入陷阱中的狡詐表演得更加出色。

      這次智力投資,王婆獲得了16兩銀子和一套送老衣服,但她卻犯下得罪武大郎的風險。盡管武大郎能力不大,但得罪了武松的風險就不是鬧著玩的。

      自從西門慶和潘金蓮勾搭成奸以后,恩情似漆,心意如膠,時間長了被武大郎知道,男人豈有讓老婆之事,豈能眼睜睜地戴上綠帽子。你西門慶不是當年的張大戶,當初潘金蓮是張大爺的丫鬟,平白送給俺,所以她同張大爺暗中往來,俺只好睜一眼閉一眼。如今俺弟弟也是清河縣公安局長,豈能被你欺負。憤怒的武大郎在王婆的茶坊當場捉奸。情急之中西門慶在潘金蓮的提醒下,將武大郎踢傷,奪門而逃。

      打傷了武大郎,本是一樁小事。可是他的弟弟武松卻是一條好漢,因為出差在外,如果回來,豈能善罷甘休。想到這里,西門慶也感到風險太大,說道:“苦也,那武松是什么人,打虎英雄啊。如今我和金蓮眷戀已久,情孚意合,拆散不開。這怎生得好?卻是苦也!”此時王婆,不僅奸詐,更顯歹毒。她冷笑道:“你是掌舵的,我是撐船的,我倒不慌,你倒慌了手腳。”西門慶道:“我枉自做了個男子漢,關鍵時候,卻擺布不開。干娘有什么主見?可不能隱瞞我們。”王婆道:“如果你們要做長久夫妻,我卻有一條妙計。用你家的砒霜,趁這矮子病重好下手,結果他的性命,然后一把火燒的干干凈凈。就是武二回來,又能怎么樣?”聽了王婆一席話,西門慶道,罷罷罷,一不做,二不休。在王婆的一手策劃下,潘金蓮夜間毒死武大郎。

      可以毫不夸張地說,西門慶為了收益(潘金蓮),投入很多銀子,但他隱藏巨大的風險。王婆為了收益(銀子),做了幫兇,隱埋被殺頭的風險。

      毒害死了武大郎,不久西門慶偷偷將潘金蓮娶回家。

      時隔六年,西門慶死了,潘金蓮因為私通女婿陳敬濟,被吳月娘趕出了家門。吳月娘當面交代王婆:“潘金蓮隨你賣,多少交點銀子來,也要給西門慶念個經兒。”王婆道:“你老人家,是稀罕這錢的,只要把禍害離了門就是了。我知道了,我也不肯差的。”王婆領了潘金蓮回家。王婆把潘金蓮當作搖錢樹,來個獅子大張口,標價是100兩銀子,外加10兩。

      這110兩銀子可以說是一個天價,《金瓶梅》里沒有那個女人值這許多銀子。王婆自以為高價賣出潘金蓮可以獲得高收益,但她沒有想到,這是一個高風險的買賣。

      為了得到潘金蓮,陳敬濟出到五六十兩銀子,沒有成交。湖州販綢絹何老板出到70兩,張二官人出到80兩,周守備出到90兩都沒有成交。

      也正是堅持110兩銀子,潘金蓮遲遲沒有賣出去,王婆的風險越來越大。

      武松從孟州牢城充軍之后,因太子立東宮大赦天下回到清河,依舊在縣當差,還做都頭。來到哥哥家,才知道潘金蓮與西門慶奸情。從潘金蓮的坦白中,得知王婆參與謀害哥哥的全過程,憤怒之下,殺了潘金蓮和王婆。

      這就是一個女幫閑悲慘的下場。也是一個高收益與高風險典型的買賣。

      金瓶梅還講了一個故事:景陽岡新出一條老虎,時常吃人。縣里出50兩賞錢,要買它。

      白賚光在十兄弟聚會時道:“咱今日結拜了,明日就去拿它,也得些銀子使。”西門慶道:“你性命不值錢么?”白賚光笑道:“有了銀子要性命怎的!”這是典型要錢不計后果的買賣。

      在經濟學上,投資者最關心的是兩個指標,一個是風險,一個收益。風險總是與收益共舞。世界上沒有只有收益,沒有風險的事情。天上不會掉餡餅。

      經濟場,人世間,往往是收益越大,風險越大。如果用一個指標來衡量,就是夏普比率。

      夏普比率=(收益率—無風險利率)/標準偏差率

      假如國債的收益率是3%,投資組合預期收益率是15%,你的投資組合的標準偏差率是6%。

      夏普比率為(15%-3%)/6%=2

      表示投資者風險每增長1%,換來的是2%的多余收益。證明組合投資是可行的。

      夏普比率理論告訴我們,投資時要比較風險,盡可能冒小風險換大收益。

      若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馬克維茨在《現代投資組合理論》中提出:投資就是為了在同等風險水平下獲得盡可能高的收益,或者在同等收益下承擔最小的風險。

      王婆的一生是為銀子奮斗的一生。但是她不懂得投資收益與風險的比較。無知者無畏。為了高收益,她不懼高風險。為了百兩銀子,終于倒在武松的刀下。

        本文標題:金瓶梅里的經濟學——王婆的高收益與高風險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02915.html

        驗證碼
        • 評論
        2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