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學小說成人文學
文章內容頁

奈何橋前閑聊(一、奈何橋頭奇遇)

  • 作者: 田德明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8-10-10
  • 閱讀8694
  • 奈何橋前閑聊(一、奈何橋頭奇遇)

      突然昏厥倒地,爬起來,又好了。輕松走上河堤。堤坡綠草如茵,堤內柳樹如帶。和風徐徐。陽光明媚。放眼望去,廣闊自由。可望對岸,霧霾茫茫,一片陰暗。再俯視河水如墨。心一下抑郁起來。

      走著,走著。抬頭猛見一座橋,橋拱上有奈何橋三個篆字,陰森可怖。心立即緊縮。走近,看見橋面上兩個丑陋兇狠夜叉押著一名帶枷的婦女,幾個道士端著一碗湯,圍著苦勸:人生如黃連,不堪回首。喝下這碗湯,便會忘記一切,獲得愉快。聲音凄厲。這不就是所說的忘魂湯么?便更恐懼。

      突然,低頭看見一人坐在堤坡上,面相好熟。再仔細看,呀,這不就是我劇本中的黃文清么?讀高中時,號召知識青年到農場墾荒,有些同學表里不一,我就創作了一個話劇《虛偽的人》,全校演出,他在舞臺上進行猛烈抨擊后,就真心奔赴新農場了。幾十年苦苦尋覓,怎么到這兒來?他仔細端詳,似乎也認識了我。于是彼此立即熱情打招呼。緊緊握手,寒暄了好一會兒。最后又坐下來閑聊。

      哪里不好去,怎么跑到這個鬼地方來了?你要知道走過這奈何橋,就是陰間了呢。那閻王的刑罰可恐怖呢。你到豐都去看看。

      不是說七十三八十四,閻王不請自己去么?我今年正好八十四呢。

      可我還末到八十四呀。不過也過了七十三。有人說,人的生長期很長,成熟期很短。七十過后,以前看不到的,看到了,以前聽不到的,聽到了,以前不明白的,弄明白了,慢悠悠一覺醒來,睜開眼,一下看清了社會,看清了自己。我充實,我輕松了。此刻死了也值。

      天分+勤奮+緣分+本分=成功

      以前,總鬧不明白為什么我拼搏一生不能成功。現在看了上面公式,才猛然發現從開始就注定不能成功。

      首先,志大才疏。從小想入非非。最終不過黃粱一夢。究其原因就是才疏,沒有天賦。天分基本有兩條,即記性與悟性。記得讀高中時,星期天早晨總要到公園背唐詩,新安吏,石壕吏,潼關吏,新婚別,垂老別,無家別,一個早晨背不了一首。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吟詩也會吟。可我卻吟不出。頭腦如沙漠,能長出樹來么?

      其次是個性。有所學校門前墻上刷著這樣幾個大字:性格決定命運。我個性孤僻,不善于也不愿意與人來往。然而社會就是交際。沒有源頭活水來,哪有方塘清如許呢?一個籬笆也要三個樁呢。沒有厚實的底座哪來的金字塔呢?

      這時就像一股泉水找到一個出處汩汩而出,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知己,便把平時積壓在內心的話迫不及待倒了出來,侃侃而談。

      然而聽者麻木,沒有反應。

      這也難怪,他初中畢業,譏諷那些心口不一同學虛偽后,就誠心下放到新建的農場勞動,不久就當上小學教師。在當地成了家。從此,從家到學校,從辦公室到教室,幾十年如一日。就像一池水毫無漣漪。不像我胸懷大志起伏拼搏。

      在認知上,人可分為三類:一先知先覺;二后知后覺;三不知不覺。第一類屬精英,我們攀不上;后知后覺,我好像就是,雖然是事后諸葛亮,但總明白了,應該感到幸運。惟有那不知不覺,懵懂一生,是蕓蕓眾生。卻無憂無慮,現在想來是最幸福的人。我羨慕地看著他。

        本文標題:奈何橋前閑聊(一、奈何橋頭奇遇)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02640.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