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心靈感悟
文章內容頁

最起傷愁黃昏后

  • 作者: 云深不知處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8-10-08
  • 閱讀8491
  • 最起傷愁黃昏后

      我習慣午睡,說是午睡,那也是下午兩點鐘后。不知是機緣巧合,還是心有靈犀,一覺醒來,常常已是黃昏。

      慵起倚床頭,點燃一支煙:有陽光的日子,就默默地看,簾隙一縷夕陽,從床前慢慢消退時的那種恬淡;下雨天,就靜靜地聽,雨淅淅瀝瀝的幽怨;無雨無夕陽,就半開窗戶,和窗前過了時的法國梧桐默默相對。

      古人此時,則:要么、“向晚意不適,驅車登古原。”惆悵“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要么、“守著窗兒”傷愁“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要么、“絲綸閣下文章靜,鐘鼓樓中刻漏長。”感嘆“獨坐黃昏誰是伴,紫薇花對紫薇郎。”

      不是我和古人多愁善感,而是在這太陽落幕的悲情時分,讓人著實于心不忍“隔江猶唱后庭花”。

      撇開傷愁看黃昏,其實黃昏很美好。鳥歸林,你啼我鳴,把薄暮的樹林溫暖;人歸家,歡聲笑語,把冷清的家祥和;夕陽歸遠山,瑰麗和煦,把落寞的遠山溫馨。這次第、再堅強的心,也會禁不住柔情萬丈!

      黃昏也很美妙。古人常常這個時分:“人約黃昏后。”

      如今,不知是否還有人“人約黃昏后”。反正我年青時是約無可約,現在人到中年是約不能約。便心如止水地坐在沙發里,附庸風雅地品著茶,獨守、白天一切喧囂與紛擾,被夕陽帶去遠山后的這份寧靜。

      寧靜、對于不甘寂寞的人來說,也許是一種熬煎。可對于厭煩人生總是那樣樹欲靜而風不止的我而言, 卻是一種享受!

      更進一杯茶,閑望門外。門外一棵不知名的樹,為趕春,也開滿了不怎美的花。無人問津,兀自自開自謝,弄得遍地落英。路人、匆匆踐踏而過,竟無一個惜花人,為她殮葬芳魂。不久、她只有無奈地化作塵,自己把自己葬在風中。此景,好不叫人思念林黛玉。如果她今尚在,這同樣為春添了色彩,只不過平凡了些的花,晚景或許不會如此凄涼。

      后窗外、大片房屋被拆。放眼望去,殘垣斷壁,遍地瓦礫。滿目盡是一簇簇雜草、野花。白天,陽光明媚的日子,尚有蜂蝶嬉戲,有幾分生氣。到黃昏,無人光顧,便一片戚寂,很顯荒凄。

      幾年前、那里雖不繁華,但也不荒凄。是誰、自以為是否定了它的樸實,卻又、言而無信地不給它浮華?!

      遠方東天上,月亮、天還沒黑,就早早地爬了出來。不知是赴誰的約會?這么急。自然不是赴我的約會。因為我沒約過她,她也沒約過我。

      既然、在這美妙時光不期而遇,不妨歇歇腳,且讓我為你杯沏茶,咱倆說說心中想說,而又從來不愿跟不懂自己的人說的知心話。

      然而、 她高高在上,懷春難遇有苦難言;我歷盡滄桑,無限心事欲說還休。只好無聲勝有聲地惺惺相惜。

      令人遺憾的是、一片路過的云遮住了她。不解風情的云啊!你自去熱衷你的天邊,何來讓兩個難得一見如故的人,又歸于失落與落寞呢?!

      暮色,越來越濃。拉亮屋里的燈,明媚我從來無人回眉的窗欞,不抱希望地繼續守候,一雙千古迷茫的眼眸、舍我其誰的眷戀;失散的晚風,半開我一直終日誰來的家門,強人所難地依然期待,一個百年不遇的知音,不期而至的光臨……

        本文標題:最起傷愁黃昏后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02530.html

        驗證碼
        • 評論
        2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