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心靈感悟
文章內容頁

柳的奧妙

  • 作者: 陳草旭變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8-10-08
  • 閱讀14002
  • 柳的奧妙

      我無散文家的細膩,也無詩詞者的空靈,卻也常常并不驚異的去看窗外路旁的綠葉。我并沒有發現什么新意,與常人一樣看綠樹萌枝,知道春的到來,欣喜漸生;見落葉飄零,驚醒于冬的臨近,一邊也是傷逝,一邊亦是讀到靜寧的祥美。

      可是總覺得還有什么隱含其中,在我的念想一側、背后、抑或眼下。我微微的睜開眼睛,細細的發聲,是什么呢?我一時道不清,如此任憑它引誘著我,又撫慰著我,感懷于我幽深的內心,微微起著漣漪。那是我對己對她知道的太少吧。

      我也常或邊走邊駐足注視著她,無論是在路旁的小小游園,還是操場上的那排高揚一側。游園中有人了,一個老人在早晨里她的身旁散步,低垂的柳葉像老人的眼神寧靜無風,也朦朧著有些秋晨到來的清冷。來城務工或差旅的客人,會在石凳上、石柱旁,在柔軟的草地上,借著柳蔭的掩蔽,仿佛回到閉合的故鄉,回到夜已降臨的臥床,便隨聲坐下或躺下,是多少夜難寐者的奢望和天堂。像柳一樣,即來則安,無處不生;隨遇而安,生而則長。

      柳的落葉子,到現在,我才知道,柳是特別的,在孩子的課本里,我知道綠的早來與葉的遲去,我疑惑,為何她葉的時光,多于其他的喬木,是同樣的生命力量,她配給更為均勻,從而綠的更長?因為槐樹桐樹是要盡情開花的,花是滿樹滿樹而爛漫的,他們的生命力在嬌嬈的盛開嫵媚之間,耗去了太多的能量。

      柳無花嗎?柳只有種子?我搬來詞典,證實柳也是開花的,只是她不求艷麗也不生發人喜的香味,那花是柔夷花序的一種,單性花,穗狀。哦,是的,她平靜的開著不起眼的碎花,無顯色顯味,淡淡的,青下去,翠下來,垂下去,綠下去,見那萬葉柔柔的來,輕輕的去,沒有驚訝,沒有嘆息,即使風雪初至,也記得寒天之中,還有她的身影與姿色。

      這是遠處的打量,很少去她的旁邊細細的端詳,偶逢河邊與孩子們游戲,見到野柳斜生,也只是看她條形的葉片,去想古人何以慕妝女兒的雙眸。又想到兒時的楊葉,大家掃葉撿葉,要么是為家用,要么是比誰撿的葉莖足夠韌性,相互拉扯,比個強弱,那實在是孩子們爭強好勝的功利,障目障情。而某枚葉片斑斕圖形的奇美,同學書本中夾著的散著香味的絳紅枯葉,也因為時間的茫遠,少年的無知而漫漶了。

      也并非從未端詳,比如,曾在仲春的園中甬道上,忽然看到不遠處一枚小小的桐葉,遭到樹干的遺棄,從上面墜落,雖無風的搖弄,卻被冥冥處的誘惑糾纏著翻滾著,也必是顫抖著墜下。那是一枚并未長成,卻已枯黃的桐葉,在萬葉盛長、競向天光的日子,獨她早殤。

      我知道她的引人注目,早殤人事,處處時時無助的飄落,而如此自怨自艾的細細打量,傷身傷情,還是不可放縱的好些。但到底是什么讓我如此關注?無論遠眺,還是邂逅近視?是不是他們與我們血肉相連的緣故,這些葉子葉片啊。

      我抬眼望去,在我們的家庭,在我們的周圍,有著太多柳樹的身形,她骨肉剖而組合的用具,她血肉生而與我們同感節令的呼吸。鋼鐵太冰冷,尖利死沉,叫囂著在大路上撒野,在天空轟鳴飛行,在房屋叢中,惡聲爆裂;塑料太輕太朗硬,在臥室攪亂氣息,隨著美味漸入我們的身體,在黑暗的土壤里不中和不輪回不死去;也許是,柳與我們一脈相承,同來于天,同來于地。

      但是,這里,還有無法說清的秘密,為什么同為穗狀花序的楊樹,既無麗花,也飄絮撒種,卻在柳葉依偎枝頭之時,早早落葉?為什么同為天地之子的人,可以知道非生命那鋼鐵塑料的機器?這是柳的啟示、奧秘和妙麗吧,梧桐的滿樹紫花,香葉的斑斕容顏。

        本文標題:柳的奧妙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02488.html

        驗證碼
        • 評論
        3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