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心靈感悟
文章內容頁

故鄉的氣味

  • 作者: 盧山迪子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8-09-08
  • 閱讀8210
  • 故鄉的氣味

      (一)

      人每天呼出空氣,又吸進空氣,空氣中夾雜著形形色色的味道,雜混著千千萬萬的氣味。有些氣味就像一陣風刮過去沒有留下一段痕跡,有些氣味就像每天呼進呼出的空氣,陪伴人的一輩子。

      小時候,母親在一個炎熱的夏天,烹制了一鍋西紅柿雞蛋湯,誘人的氣味讓舌頭把持不住,在口水中跳起舞蹈,鮮紅的湯汁飄著黃色的蛋花,像一副彩霞,更像一大團氣味的匯集。隔三差五姥娘蒸一鍋饃饃,剛出籠屜黝黑發亮的饃饃在蒸汽之中端麗婀娜,像剛剛睡醒的黑姑娘,甜甜的氣味鉆進鼻孔不肯出來,惹的嘴巴多嚼幾個饃饃。從熱氣騰騰的籠屜抓過一個饃饃,掰開饃饃,猴急的擓上一勺豬大油抹在饃饃上,一股奇異香氣幽幽在口腔散播,我忘情咀嚼著像歲月咀嚼著日子。

      “慢些吃,燙著”姥娘說。兒時的一縷氣味便永永遠遠的刻在了骨子里了,伴隨我走過春夏秋冬,姥娘的氣味經久不衰,延綿不絕。幾十年后,姥娘帶著她的氣味去了另外一個世界,從此饃饃中的氣味便蕩然無存了,空氣中寡淡得也沒有了姥娘的氣味。

      我常常獨自一人揉捏著一盆面團,呆呆的尋覓姥娘留給我的氣味,揉來搓去,面團還是一坨死死的模樣,氣味早已從面香中出逃,隨著半夜的一股風盤旋靜默升空,去追隨姥娘的腳步,這個世界上只有姥娘能夠制造出這股專屬于童年的夢幻氣味,它久遠厚重,氣味中有姥娘的身影和劬勞,姥娘用她的小腳在狹小的房子里走出漫漫歲月的味道,用她的雙手揉捏的生活氣息悠長甘甜,用羸弱的身板捂熱家中一團清冷的空氣,在我們家的空氣里永遠流淌著姥娘親手制造的熟悉的味道。夜晚我在姥娘的氣味中酣眠沉睡,清晨我掬起一團姥娘的氣味睡眼惺忪的踏出家門,傍晚彩霞伴云,鳥雀啁啾,我馱了姥娘的氣味回家,淡淡的綿綿的,揮之不去的氣味貫滿我的童年。

      (二)

      寒暑假我總是抖落一身迷茫從城市來到家鄉。十六歲我獨自回到故鄉,當遠遠的望見老家的樹林朦朦朧朧的映入眼簾,鼻息中便縈繞著泥土的芬芳氣味,這是家的氣息,是后王村呼出的味道,暖濕溫潤的氣味是土地呼出的香氣;清清澀澀的氤氳氣味是麥田的呼吸;屋頂煙筒飄出灶火的幽香,隱約嗅到麥秸苞米桿的柴火味道,這是灶臺在吐故納新,縷縷炊煙伸向空中,像二只長胳膊抓住游子的愁緒。

      正慢慢走著,提鼻一聞一股味道濃重雜著尿騷的是豬圈散發的氣味,走進一瞧,乖乖,老母豬敞開胸懷露出雙排奶扣,正躺著微閉雙眼母愛博大地喂養一群豬崽,豬媽媽臉上溢滿慈祥的笑意,豬聞到我的氣味覺得陌生,睜開眼睛看看,不認識,又放心閉上眼睛。豬哼哼唧唧呼出粗氣,白色氣團凝集在圈的周圍,變成混濁的氣味,豬圈的氣味在城市中絕跡,多嗅幾口氣味吃肉的時候會更香。一頭老黃牛步履緩慢的如耄耋老者走過去,路上留下草料與反芻的氣味,仔細一看這不是俺家的老黃牛嗎,黃牛回頭看看我,鼻子噴出一股氣,笑笑走遠了。

      (三)

      家鄉的午后,空氣幽幽散發出熱而不躁,灼而不烈的陽光,暖暖的溢滿后王村的四野天空。這個時候氣味最清雅淡泊,我尋著氣味走進了胡同。

      背上畫夾,在胡同了深深淺淺的走著,墻下投下一段陰影,陽光下的氣味與陰影下的氣味完全不一樣,氣味在陽光下烤熟,會攜帶光的氣味,是新鮮而蓬勃的;陰影下的氣味含蓄柔美,沁淫著老房子的歲月氣味,走進陰影中會聽到老房子的輕輕嘆息,陰影下的一堵老院墻微微浸透著祖輩烙下的悠悠曠味。

      不知不覺來到了“啞巴”的門口,院子里傳出狺狺狗吠,啞巴不會說話,他豢養的狗卻嗓門奇大,好像啞巴半生的嗓音都讓狗狗叼去了,我聽的多了,漸懂犬語,狗狗說:

      “哪去?” 我說“家北”

      狗狗說“背的啥?” 我說“是畫夾”

      狗狗說“進屋坐坐” 我說“不啦不啦”

      狗狗又說“拉呱” 我說“好吧”

      “給花花帶話有骨頭給她”

      我笑笑:“你和花花啥時候有娃娃”

      狗也有愛情呢,花花是家北一只小母狗,長相靈巧,叫聲嗲嗲。

      (四)

      我緩緩走過陰影中的胡同腳步不緊不慢,一條狗叫,會引來周遭一群狗狗的連鎖叫聲,頓時犬吠不斷,從家南傳到家北,最后吠叫聲從耳朵鉆進去變成舌尖的滋味,從口腔鉆出來軟軟糯糯的香甜。

      不知不覺來到供銷社,這個地方我常常留下一串腳印,昨天的腳印讓牛蹄豬腳印填滿,周圍凌亂的分布著竹子般的雞爪印痕,想必有一頭牛、一頭豬、一群雞踏進我的腳印,“哞哞、哼哼、嘰嘰喳喳”的聲音漫過我的腳印,用它們的氣味覆蓋住我的氣味。

      北邊一片老林子長眠著先祖們,他們世世代代微笑著在月光下看著村莊的成長。老林子上空常年飄著一團氣,遠遠望去,懸在半空,走進去,氣又消失了,這是幾百座老墳呼出的氣,濃重而陰冷,曠莽且幽戚。

      我在雜草蓬蒿中尋找姥娘的墳塋,眼前高高隆起的土堆是姥娘的家,我俯身跪在姥娘身邊,

      “姥娘,我想吃你蒸的饃饃”

      我和姥娘靠的很近很親,我身子籠罩在樹蔭碎影中,姥娘長眠在深遠的地下,我的聲音傳入地下,凄茫幽遠,聲音又傳到深邃的高空,飄渺幽冥。此時刮過一縷風,輕輕撫動身邊的亂草,碧草在微微顫動輕搖,

      “姥娘你聽見了”,一行凄涼的淚水滑落,滴在草根,我額頭觸地稽首而叩,聞到荒草的氣味,苦澀而粗糙。

      (五)

      供銷社琳瑯滿目,一股奇特香氣回蕩在空中,柴米油鹽醬醋茶混合著泥土的濕氣讓人沉醉其中,深深吸進一口氣久久的不愿呼出,這種氣味甜中帶酸,酸中微香,香中略甘,味道重重疊疊的羅列了幾層,每一層有每一層的個性,單嗅一味,純粹老道,深吸一口,味道跌宕,醇厚而綿長。花五毛錢買一包餅干,撕開來一絲微焦的香氣淡淡溢出,嚼一塊小餅干,脆甜的氣味在口腔彌漫,灑落的碎屑掉在泥土上,引來螞蟻一家人的忙碌。我常常在城市中行走,看見在城市的醬菜店里除了齁咸、辛辣嗅不到一點家鄉的氣味。

      有一次,我走在黃昏微潤的村莊里,看見夕陽的光斜射進氣味里,家家戶戶的房頂飄出白色的炊煙。我端詳炊煙曲曲扭扭的身姿,煙塵里隱隱約約透出飯菜的香味;每家的晚飯都略有不同,飄起的煙塵氣味也不同,粘粥的炊煙清渺微糯,辣椒的炊煙漲紅嗆人,青菜的炊煙淡雅潤澤,饃饃的炊煙則香甜輕盈,幾百股煙塵在空中攪纏在一起,五顏六色的編織出一條長繩,把古老的村莊給牢牢栓住,世世代代固定在一個地方,于是,空氣中便恒久地嵌入了村莊的氣味。

      (六)

      黃昏時分我踏進田野麥地,看見麥子的氣味飄蕩在半空,清澈碧綠像一塊璞玉散發著彌久的歷史沉香;我跳入進家北的灣,水波粼粼,借著月色我看見水塘的氣味濕潤微涼,魚兒在飄著月光的水中穿梭游弋,我躺在灣水中嗅滿水的氣味,魚兒圍在身邊,啄我身體,癢癢的像是跟我交談;一群下學的姑娘在月光中徜徉,沿灣邊娟娟走來,我看見鶯鶯燕燕的氣味在她們身上流淌,青春的氣味涂滿她們的酮體,她們的影子在月光里拉的很長很細,影子掉在沙土上粘上了土疙瘩味和小草的青澀味,姑娘們躡手躡腳悄聲走過,灣中的魚兒看到倩影婆娑、鶯聲燕語竟然忘記游動,緩緩的沉入水底。

      我走上岸邊,聽見草蟲嘶鳴,螻蟻梭巡,蚯蚓潛行,蟋蟀詠嘆,它們的叫聲雖然微不足道但在沉寂的夜晚仿佛走進一個地下王國,草蟲微鳴雜糅著泥土的氣味編織出一對透明輕薄的羽翼,把我身體輕輕的浮起,我醉意沉沉身體像一粒塵埃,漂浮虛空著輕輕落在家的門邊,大姐嗔怪著把我喚醒。

      此時一輪清朗圓潤的明月撒下泠泠的柔光,把家的氣味映照的清清楚楚,我四下環顧,濃郁的味道已經把庭院盛滿,氣味芬芳,沉香暗蕩,濕潤的氣息讓一院落的小草沉睡,迷人的氣味讓爬過椽子的老鼠悠閑散步,房檐下一只灰色蜘蛛不倦的織網穿梭,細密如錦的絲把氣味網住,夜空中的驚厥的小鳥驀然刺破黑夜的幕布,攪動得一院落的氤氳氣味四散飄挪,不一會,氣味又如暗夜的銀光沉寂下來灌滿院子的邊邊角角。

      北屋墻根下面蹲著一口大醬缸,里面盛滿陳年老醬和新鮮的蔬菜,老醬缸散發出醇厚回甘的香味,它已然成為氣味的主調。我在氣味的擁圍中數著星星甜甜睡去,躺在炕上,爐灶上的柴火煙塵貫過土炕,把炕熥熱,暖暖的氣味升騰彌漫,我在故鄉濃郁的味道中做了個夢,輕輕裊裊的氣味把我的夢鄉裝滿。

      寫于2018年初秋時節 2018年9月8修定

        本文標題:故鄉的氣味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01337.html

        驗證碼
        • 評論
        5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