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情感家園都市夜思
文章內容頁

泡沫之夏(一)

  • 作者: A滄海明月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8-09-05
  • 閱讀7882
  • 泡沫之夏(一)

      多少深情暗自生

      2018年5月初,天氣一點點熱了起來。持續了幾天的高溫天氣,大街上的美女靚妹們都迫不及待地穿上了五彩斑斕的夏裝,有的在秀修長白皙的美腿,有的在秀纖細婀娜的小蠻腰,有的穿著深V的緊身衣,優美誘人的曲線呼之欲出,真叫擦肩而過的男士們垂涎。夏天真是個美好的季節,能看到滿眼的綠樹繁花,能看到滿大街花枝招展的姑娘。

      哈爾濱的顧鄉大街,無論何時都是車水馬龍,川流不息。再加上一群群組團過馬路的行人,來來往往,熙熙攘攘。這里是城鄉結合部,大型超市和批發市場每天都在迎接著從四面八方前來購物逛街的人群,它的繁華堪比中央大街。

      而此時的江月白卻是另一番的情景和打扮,只見她下身穿著深藍色的牛仔褲,一雙純白色的運動鞋,上身則穿著一件黑色的圓領T恤,外套一件深灰色的運動服。運動服的帽子很大,幾乎遮住了她的半張臉,一路上,她就是這樣踉踉蹌蹌,猶抱琵琶半遮面地走過來的。她實在走不動了,就坐在一家聯通營業廳門口的石階上給她的閨蜜,也是她最好的高中同學林美靜打電話,有氣無力地申訴她初夏感冒的慘狀。

      林問她,你在干嘛呢!她有氣無力地說:“坐在大馬路上給你打電話呢!

      林被她逗樂了,笑著說:“啊——坐在大馬路上,你這是怎么了,沒有人看你呀!”

      她說:“我把臉都擋住了,就是不想讓人看見我的慘狀,重感冒,挺了兩天,沒挺過去,難受死了,渾身冷得不行,現在正準備去小診所打點滴呢!實在走不動了,就坐在大馬路上給你打電話呢!”

      林有些心疼的說:“親愛的,要保重身體呀!你老公沒陪你嗎?”

      江月白嘆了口氣說:“哎!”你還不知道,我什么時候指望過他!

      林又小心翼翼地說:“那個人和你聯系了嗎?”

      江月白似乎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一轉眼,他們已經有三年沒聯系了,可就在昨天,那個他曾經很在意的人,卻在微信里問候了她。三年以后,他們也只見了一次面。最后,她還是忍受不了這種若即若離,藕斷絲連的煎熬,在半個月后,就把那個人給刪了。從此以后,咫尺天涯,山高水長,再無瓜葛。

      但在江月白最深的記憶里還依稀飄蕩著那個人揮之不去的影子,她又不聲不響地再次加了他的微信。但她知道,自己沒有任何理由再去聯系他。于是,她就像花癡一般,有那么一段時間,在夜不能寐,無法成眠的時候,就往朋友圈里發微信,在下方的設置里選擇只給他看,而且又不想讓他知道自己的真實想法,幾乎讓他看的全是英文。他原來的微信名叫:明天會更好,現在叫舍得。是呀,有舍才有得。他舍棄的是一個男人在家庭中的角色,而得到的是呼朋喚友,一醉方休的瀟灑與自由。

      2018年8月,他們已經分離三個月了,而他卻沒有再主動聯系他。這個曾經讓自己情陷其中的男人,在她看似了解卻無法參與的世界里游刃有余,她經常翻看他的朋友圈,看看他在忙什么?有時他曬一曬公司承攬的工程,有時曬一曬工人的施工場面,有時又是清一色的酒局。

      8月30日,這天淅淅瀝瀝的秋雨,從清晨下到了黃昏,冷雨敲窗,一派蕭瑟景象。她蜷坐在沙發的一角,屋子陰暗使他睡意昏沉。她百無聊賴地翻動著手機,看著她發給那個男人的胡言亂語。

      2018年7月20日:如果再回到從前,我寧愿選擇不認識你,不是我后悔遇見你,而是我不能面對沒有你的結局。

      2018年7月12日,你好嗎?配一張以字為背景的圖片:努力做一個可愛的人,做自己的夢,走自己的路,愛自己想愛的人。—何時她在有勇氣去愛自己想愛的人呢?即使卑微到塵埃里,即使碰觸自己的底線。

      2018年8月11日:刪了微信,我們就是陌生人。

      2018年8月17日:on this qixi night 。I finally heard your voice again。 I really want to hear you say that I miss you so much that it eventually becomes my wishful thinking。(在這個七夕的夜里,我終于又聽見了你的聲音,我多么希望聽到你說,你想我,可這最終只是我的一廂情愿。)

      2018年8月1日:晚安,雖然我不知道你在哪里,但我知道你依然在我的回憶里。

      2018年8月2日: In many long days 。I am still living in the memory with you 。The days are sunshine in my dark sky 。because you give me love 。

      (在很長很長的日子里,我仍舊活在與你有關的回憶里。一些日子像陽光一樣,照在我暗淡的天空,因為有你給我的愛。)

      2018年8月3日: This is the sixty days ,you are not here 。so get or lose if not happen 。But my heart can not be at peace 。and there is a missing person in my lives 。I can mot forget you in many long long future days 。But you do not understand me 。silly me 。

      (這是你不在的第60天,得到或者失去仿佛都不曾發生。但我的心卻不能平靜。我的生命里多了一個想念的人。在未來的很長一段時間里,我都不能忘記你。而你卻不懂我。我真傻!)

      2018年8月4日:早上好!今日微雨,涼意闌珊。我可以問候山,問候水,問候晨曦中的大地,卻無法問候電話那端的你!

      Today I do not know what to say with you 。But I just feel that the memories related to you is blurring 。If time can wash away the memories related to you 。For me it is sorrow or joy。

      (今天,我不知道要和你說什么。但我只感到與你有關的記憶在一點點變模糊,如果時間能沖刷掉與你有關的記憶,對我來說是悲是喜。)

      2018年8月2日:You are still in my Wechat 。But I have no reason to contact you 。Just silently listening to your voice in the dark night ,weeping and crying like rain。

      (你仍舊在我的微信里,只是我沒有理由再和你聯系。只是默默地聽著你的聲音,在暗夜里泣淚如雨。)

      最后她翻到2018年5月9日的微信,那天正是她極為難受的日子,窗外的暖陽無比慷慨地普照大地,而她卻是寒冷至極。她頗有感慨地在微信里發了一句:難受極了,這感冒什么時候能好,天氣好暖,我卻好冷。附加一連串“哭”的表情。

      一時間,她的好朋友,久未見面的同學,都紛紛回復和噓寒問暖的關心她,這讓她倍感溫暖。而他卻還是想到了那個男人。

      在那天之前,她也經常會想起他,有時在乘客極少的公交車上,靜靜地倚著車窗胡亂地想他,想與他短暫卻快樂的時光。一次,想得走火入魔,居然坐過了站。有時一個人在家,半夜無眠時,她會打開墻角的燈,從酒柜里拿出度數不高的紅酒,看著紅色的液體一點點流進透明的高腳杯。千言萬語融進酒里,像是在述說對他的思念。不知何時,她喜歡上了喝酒。想像自己心儀的那個人就坐在對面,與自己推杯換盞,談笑風生。雖然她知道,她在意的那個人只喝冒著白色泡沫的啤酒。

      一天,走在夜色微涼的街道,望著都市繁華中迷離的萬家燈火,看著街邊飯莊大落地窗邊談笑風生的飲食男女,那種對她來說遙不可及的畫面是塵世中最溫暖的場景。那種場景讓她渴望至極,卻又誠惶誠恐,生活的盛宴,一場兩個人的相見恨晚,相談甚歡,她已缺席太久。

      有時非常的想念一個人,其實是已厭倦這種一潭死水的生活,想過另一種截然不同生活。

        本文標題:泡沫之夏(一)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01237.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