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學小說言情小說
文章內容頁

泡桐之戀(第一章 懸崖上的舊公寓)

  • 作者: 杰西五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8-08-24
  • 閱讀7760
  • 泡桐之戀(第一章 懸崖上的舊公寓)

      第一卷:枝椏長出新綠,明晃晃的陽光照在樹葉間,嫩嫩的顏色,讓人耳目一新。夏鳥在葉間鳴叫,四周安靜得讓人昏昏欲睡。轉眼又到了“人間四月芳菲盡”的初夏,站在路邊的櫻花樹下,看粉粉嫩嫩的花瓣在風中掉落,時光如水般流逝。

      第一章 懸崖上的舊公寓

      秋葵一個人住在山里,四面八方都是深幽的大森林,種滿杉木與松木,松脂在陽光下散發著濃郁的清香。那棟老舊的公寓座落在懸崖上,懸崖下面是平原,一條小河在平原上蜿蜒至遠方。平原的邊緣是青山,青灰色的山巒綿延起伏。巨大的信號塔下面是一條單行道的鐵軌,每天清晨火車來的時候,能在風里聽到悠遠的鳴笛聲。火車早晨開出,黃昏時回來,日日如此。電線桿上停滿了鳥雀,下面是一條狹窄的公路,每天早晨有騎著自行車的學生經過,“叮鈴鈴”的鈴聲能夠清晰地傳入耳中,仿佛山腳邊的泉水淙淙。

      靜靜地坐在黑暗里,窗外的雨瀟瀟而下,在這個乍暖還寒的初春,紅色的茶花在雨中細細開放,沒有香氣,隨即掉落枝頭,一地凌亂。她喜歡雨夜,人會變得安靜,內心會變得安寧,所有的心事仿佛都被雨水沖刷干凈,大雨點滴到天明。闌覃的雨幾乎都在晚上下,白天放晴,鳥雀熱鬧地在枝頭跳躍。

      又是一夜未眠,晨光灑滿窗欞,雨漸漸停了。拉開窗簾,潮濕的空氣灌了進來。起身站在院子里,仰望藍色如水洗般的澄澈天空。拎著籃子打開竹籬,進菜園子采摘果蔬,這個季節園子里有胡蘿卜、白蘿卜、野生水芹、茼蒿、白菜、雪里紅……

      院子里有一個洗衣臺,一口承壓井,秋葵將蔬菜倒進水槽里,卷起袖子洗菜。已經立春了,春水沒有冬天那么凜冽,溫溫潤潤地在手指間流過。拎著濕漉漉的菜籃子進廚房,將菜放在灶臺上瀝水。轉身去灶角生火煮飯,將清水倒入大鍋中,蓋上鍋蓋,關上灶門,火“呼呼”地燃燒著。水沸后,將米倒入鍋中,蓋上鍋蓋,米粒在鍋中沸騰,散發出濃濃的香味。

      一個人在大山里生活,生活也不太講究。早上就著茼蒿菜喝點稀飯,中午炒點雪里紅,雪里紅用食鹽腌制一會兒,切點肉絲炒炒,晚上坐在燭光下翻看從山外寄過來的報紙。因為前不著村后不著店,公寓里并沒有通電,廚房后面有個沼氣池,不過她習慣點蠟燭。端著燭臺進客廳,客廳很寬敞,最新買了一個雙人沙發,但還是能夠看出是一個人的生活:一個布藝沙發,一個玻璃茶幾,一個玻璃杯,一個咖啡杯,一副茶具,一個柜子,柜子上放有一個相框,一臺音響。

      慢慢地走向二樓書房,推開厚重的木門,拉開燈,偌大的公寓只有書房接通了沼氣電。靠窗的書桌上擺放了一臺手提電腦和一部3G手機。書房里除了書桌就是書架,書架上擺滿了書,這些藏書是祖父留給父親的,父親又留給了她。

      書架上擺放了一些照片,是父母和她的照片。她靜靜地看著那些照片,看著父親溫和的眼神和母親微笑的臉龐。那一年冬天,一家人從梓溪開車回闌覃,中途的時候遇到暴風雪,路面結冰,車子經過一條河流的時候,翻車了。那一年她六歲,父母死在那場車禍里,她因為蜷縮在母親的懷中而幸免于難。至今,她還記得母親用流血的雙臂摟住她,隱約能聞到母親身上溫熱的血腥味。

      打開電腦,點開網絡鏈接。電腦“滴滴滴”地顯示有新的郵件,點開郵箱,是青楓的郵件。

      秋葵是在十五歲的時候遇到青楓的,那年她一個人去一個海島上旅行,青楓坐在海邊的礁石上曬太陽。秋葵站在海風中瞇著眼睛看天水相接處的帆船,風很大,頭發被吹得亂七八糟,帽子被風卷到海水里去了。青楓跳進海水里,朝深海游去,拿著那個淺綠色的布帽,游了回來。那天,她穿了一件棉麻長裙,青楓盯著她看了很久,低下頭,羞澀地笑了笑,將帽子還給她,轉身走開。

      “嘿!你叫什么名字?”秋葵微笑地看著那個修長的身影,那個男孩穿著一條藍色的游泳褲,上身露出紋理清晰的腹肌,皮膚被海邊的陽光曬成麥色。

      青楓止住了腳步,微微愣了一會兒說:“我知道你想說什么,沒關系的。”他突然轉身,走了回來,盯著她說,“我叫青楓。”

      兩個人在海邊看海浪一下下地沖刷著沙灘,帶來細細碎碎的泡沫。秋葵干脆脫下帆布鞋,將腳伸進冰涼的海水中,細小的波浪輕輕地沖刷腳板,像溫柔的耳語,逗得她“咯咯”直笑。

      兩個人靜靜地望著遠方,并不多說什么。寂靜的海灘只剩海風吹拂棕櫚樹的聲音。從正午到日暮,陽光漸漸退去溫度,兩個人一同朝海邊的一家海鮮店走去。

      至今她都記得那天的日暮,兩個人的靜謐時光。她點開郵件:

      秋葵:
      
      我住在一條舊船改造的木屋里頭,屋外的海風和海浪在呼嘯。這個寂靜的夜里,只有這間屋子還亮著燈。每天我都是枕著洶涌的波濤入睡,我時常一個人靜靜地坐著,想起了那首詩:“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累的時候,我會跟海邊的漁民一起喝點小酒,吃剛捕撈上岸的新鮮海魚。夜晚的時候,我們經常一起去附近的村落里看瓊劇。我喜歡熱鬧的人群,可能是孤獨久了。可是我還是更喜歡一個人,靜靜地坐在海邊,看陽光灑在海面上,波光粼粼。

      我時常懷念年少時光,騎著單車走過茂密的沙洲,去海邊看日落,一個人靜靜地站在木屋邊。望著蒼茫的海水,內心會涌出一股莫名的驚悚感,仿佛海水隨時會撲面而來,隨時會滅頂。

      春天到了,時常懷念舊寓所邊的那株小葉青楓,晶瑩剔透的雨水在葉尖滴落,我仿佛能夠聽到暮春的離去。

      在臺風席卷的夜晚,獨自一人坐在臺燈前,翻看一些書頁泛黃的舊書,靜靜地傾聽屋外的風雨聲,久久不能睡去。年少時我有很多朋友,隨著年齡的增長,他們一個個都消失了,如同水面上的泡沫,消失了就不再出現。

      青楓親筆  

      秋葵看完信后,內心仿佛有寒風在呼嘯。青楓的身影伴隨著記憶在腦海中浮現,起身打開窗戶,月光在院子里的木槿籬上搖搖晃晃。她不知道該如何去安慰青楓,青楓是個孤獨的孩子。夜風撲面而來,睡意全無。

      她拿出弗洛伊德的《夢的解析》,那本書已經被她翻舊了,也做了很多讀書筆記。翻著翻著,青楓那雙清澈如清淺的溪水般的眼睛就出現在腦海里。

      那年初次見青楓,她說:“青楓,你眼睛真漂亮。”內心沒有陰影的人,眼神就會很干凈。就是在那個時候,秋葵決定跟他做朋友。那種清澈,是沒有心事,沒有煩憂的潔凈。她看過玉龍山上的雪峰,每次看那張明信片,她就會想起青楓那雙清澈的眼睛。

      她開始回信。

      青楓:

      看到你的郵件,讓我想起院子里的紫藤花。暮春的紫藤花開得異常洶涌,紫色的花串,一串串垂下來,如水晶簾般華麗。

      陽光下的花朵總是明媚的,這個時候,我希望你在我身邊,我們一起看花開花落,一起去街角的咖啡屋里坐在秋千椅里看方文山的詩。無論如何,我希望你快樂。每個人都是孤獨的,當我們逃不脫孤獨,那我們就享受孤獨,享受獨處。就算這個世界荒涼,就算這個世界冷漠,我希望你的內心能夠開一扇窗戶,溫暖的陽光會讓你內心的荊棘默默死去。

      我每天種菜,養了一群蘆花雞,一群鴨,養了兩只兔子,兩頭豬,每天為自己的轆轆饑腸而奔波。夏天快到了,我在森林里開了一塊地,準備種一畦玫瑰花。我希望你也能種,我寄一些花種給你,你注意查收。

      秋葵   

      寫完郵件已經凌晨三點了,秋葵關掉電腦,扭開臺燈,翻開一本書,埋頭看了起來。她夜里從來都不睡,像一只貓,那雙眼睛只在夜里發出銳利的光芒。

        本文標題:泡桐之戀(第一章 懸崖上的舊公寓)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00744.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