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似水年華
文章內容頁

鹿耳的七月半

  • 作者: 姚新鋒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8-08-21
  • 閱讀7658
  • 鹿耳的七月半

      村子每年七月半,都得邀請親朋好友來家里過節,時間在七月初七到七月十七這幾日,鄰居老漢嘆道:“時間呢過過最快了,眼睛眨眨,大半年又去了”,也許是因為時間迅疾,故而需要大家難得團聚,談談上半年的收成。


      每逢這幾日,大約也是孩子最開心的時候。記得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外婆常攜堂妹來我家過節,姑父姑媽也會帶著四歲多的堂弟來,于是三家人圍在一張八仙桌上,滿桌雞鴨魚肉,堂妹扎著兩個小羊角辮,手里握著個大雞腿,笑說:“醬油蘸蘸,雞腿扒扒,好吃。”小堂弟見樣學樣,也握著個雞腿在小屋子里跑來跑去,時不時還哼上幾句:“你總是心太軟,心太軟,把所有問題都自己扛”,惹來大家哄笑。


      那時候還是低矮的土房子,屋子里懸著盞昏黃的電燈,處暑的風從門外吹到桌上,燈影搖晃間,眾人的面容亦顯得明滅不定,我隱約記得,那些畫面定格在那瞬間,我們都還是幼稚的孩子,父母一輩是微微褪去青澀的年輕人,爺爺奶奶都還健壯有力,好像那晚上的夢境也都是雪碧可樂的美味。


      村子里,七月十五這日是不宜出門的,故而這天盛行焚香。家家戶戶的男女老少,都手握一把清香,沿著路邊走,走幾步,或在泥土里或在草堆中,插三根香,有人在插香還會低頭祈禱幾句話,護佑家人安康或者事業順利。村子不大,總計不過四十戶左右人家,彼此見了也會問候幾聲,“那河邊插香了沒有”“那田埂路有蠟燭了沒有”,如果哪兒有遺忘的,定要去補足,香火裊裊,逐漸在村子里氤氳,走遠了,走累了,回頭看時,還能看見那一雙明明暗暗的小眼睛,像是螢火蟲在黑暗中閃爍。


      那時候天真,我以為這是回家的路。站在村口回望,一路上都是香火,黑夜也不再害怕,嗚咽的河道也不必恐懼,哪怕是有水怪在那躲藏,有水鬼在拐彎的老樹林里等待,不要怕,沿著朦朦朧朧的香燭,是我們回家的路。待到夜深時,有人會在河里放水船,紙折的小船載著小蠟燭,緩緩駛向黑暗深處,老人說:“這樣他們也就能看見家了。”


      姐姐提著自制的西瓜燈籠,小心翼翼地在河岸走,她說:“不能說話,說話會被鬼看見。”我害怕極了,跟著他,一直提防著河水里的動靜,西瓜燈里的蠟燭照著前行的路,忽明忽暗,還有姐姐秀美的臉靨,銘刻了我那些本初的歲月。


      如今時過境遷,我渴望沿著香燭的路回家去。這些年浮浮沉沉,在人間,在社會上,或許是事業的失意,或許是短暫的榮光,亦或者愛恨糾纏,分分合合,流過很多眼淚,鬧過很多執著,也朗朗地笑過,癡癡地,最后陷于孤獨的沉默。我感到了疲倦,我年年在七月半會焚香,去村子里插香點蠟燭,我相信他們能遙遙看見回家的路,待百年后,我也想能在地府中,偶爾回家看看,眷戀這紅塵萬丈,安眠于永恒大地。


      歲月荏苒,我們什么都留不住,回歸安寧的生活,也許就是人生最大的贏家。我也漸漸疏于人事,能不問就不問,能不管就不管,簡簡單單地生活。尋常日子去寺院跪拜,尋個安穩場所,找一片田野,感受春耕秋收的美妙,待看得農人播種,禾苗萌芽,漸漸在烈日底蔥蘢,等到霜風深處熟透,那自然的美感,實在是心滿意足地收獲。


      外婆走了,奶奶也不在了,爺爺去了,父母都已白發橫斜,站在這一年的七月半,我更是虔誠地焚香禱告,希望地藏王菩薩護佑我的祖輩,能地下安穩,亦護佑在世之人,平平順順,走完這風風雨雨的一生。


      我迷信神靈,我愛我的鹿耳村,我想,將來埋骨此地。


      2018-8-21 長安城,鋒

        本文標題:鹿耳的七月半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00626.html

        驗證碼
        • 評論
        3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